设为首页

网站首页

职业分类

考生报名

培训教材

合作申请

考证须知

证书查询

站内下载

合作单位

调整新版职业资格证书工本费..
JYPC职业资格证书照片采集..
关于全国统一调整收费标准的通..
关于规范JYPC职业资格考试..
关于暂停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新..
关于调整职业资格考试范围的公..
关于统一收取悬挂式证书工本费..
证书
编号
身份
证号
考试
项目

 
 当前位置:佛教典籍 >> 佛学综合

药性赋浅释

添加时间:2013-2-15     浏览次数:[3561]    [ 字体:   ]


法界佛教总会.DRBA Logo

药性赋浅释

化老和尚讲述

药性赋浅释

宣化上人白话解于1975年美国金山禅寺

你看!这个世间法胜过佛法。我每个礼拜讲经,没有这么多人来;在今天讲世间的学问,来了这么多人。这足见世间法胜过出世法!这个胜,就是很兴盛的。出世法人听了大概是乾燥无味,所以就没有那么多人来听;这一讲《药性赋》,就很多人来听。

在没讲《药性赋》之前,我先讲一个故事;什么故事呢?这是关于治病的医生。医生会治病,但是人人都还一样死。这个证明:医生所治的病,都是不死的病;若死的病,医生也没有办法。所以我又有这么两句话:“药治不死病,医遇有缘人。”药是治的不应该死的病;应该死的病,什么药也没有法子治。但是有一样药可以治的,什么药呢?就是甘露;你若能得到甘露,死了也能不死,但是这甘露不容易得。

讲到这个地方,我先讲一个医生,这个医生到处给人治病。以前袁了凡他父亲就叫他学医,说:“医生可以济世活人,又可以养生。”说医生可以帮助人;济世,就是救济这个世界,帮助这个世界的人;活人,令人有病会好的。又可以养生,是说你要是个医生能给人治病,你自己的生活也不成问题了。

我不是来毁谤现在的医生,现在的医生不讲济世活人,只讲养生;你无论谁有病,他给看一次,三天再来过。他就算能一副药叫你这个病好了,他也绝对不叫你好;为什么呢?你若好了,他没有饭吃。所以你们现在看医生的人都有 appointment(约诊);今天你来,过三天之后一定要来,再过三天之后更要来。等什么时候你没有钱了,你病就好了;你若有钱,那你这个病就不会好了。

那么这样子,可这阎罗王有了病了。你们各位认识阎罗王不认识?阎罗王有了病,派两个小鬼去请医生来给阎罗王治病。那小鬼就对阎罗王说了:“我不知道哪一个医生是最好的;你要给我一个tip(暗示),你给我一个指示,哪一个医生是最好的,我就请哪一个医生。”阎罗王一想,说:“我也不知道哪个医生最好!我告诉你一个方法:你到那个医生门前看,哪一个医生门前的冤魂少,大约那个医生一定会是好的。你就请那个医生来给我治病!”

那么这个小鬼就遵命了──听了阎罗王的命令──就到各医生门口看。啊!有的三千冤魂在门口那儿连哭带叫地说:“你还我命来呀!我的命你把我给害死了!”一边哭一边叫。另外一个地方也是有几百。那么找来找去,有个医生门口冤魂最少;小鬼说:“这个医生一定是最好的。好!就请这个医生去给阎罗王治病了。”

那么请去了,到那儿给阎罗王看病;阎罗王就问他说:“先生!你做医生做了多久了?”这个医生说:“我今天一早就开市给人家治病。”阎罗王说:“哎呀!阿弥陀佛!你今天一早去开市,悬壶济世来给人治病,就有了三个冤魂?噢!这真是不可思议!”你们谁愿意做 doctor做医生,就小心鬼啊!鬼是很不容易摆脱的。

我告诉你们,我也是个医生,读书的时候就读这个《药性赋》。我第一次读药书,先读《药性赋》;读完了《药性赋》,又读《脉诀》、《汤头歌》、《四百味》、《八十一难经》,又是《伤寒论上》、《伤寒论中》、《伤寒论下》、《伤寒心法要诀》、《杂病心法要诀〉、《妇人科》、《小人科》,读了有十五本药书。读完了,那时候我可以给人治病了,也可以自己给自己保险,不会有那么多的鬼──冤魂;但是我也不敢做这个事情。为什么呢?我想:一百个人我能治好了九十九个,还有可能把一个人的生命给误伤、误杀了。

前一个时期,没有误医保险,医生都罢工了;你看医生罢工了,即是说你们人都没有病,不需要医生了。所以有病的人,以后都应该自己学医,可以给自己治病;那么医生罢工,也没有问题,也不要紧了!所以这是个好办法。现在我告诉你们,教给你们这个《药性赋》,也就是要知道一点自己怎么样用药;这是讲这《药性赋》的一个来源,并且有很多人欢喜听中国的药性。所以今天机缘成熟了,我本着我对药性一知半解,知道得不太清楚的这个知识,来向你们这些个比我知道得更多的人,讲一讲这《药性赋》。

在中国的药来讲,它分寒、热、温、平四种药性。寒性的药,就治热的病;热性的药,就治疗寒性的病;温性的药,就是治也不寒也不热的病;平,药性它平和,就是吃了,它对身体会有一点好处,也不会有什么妨碍的。平,就是平安。那么这四种药性,我们学中药的人应该要知道。(编按:中药的四气包括寒、热、温、凉,五味包括酸、苦、甘、辛、咸。)

在中医又讲“望、闻、问、切;神、圣、工、巧”。望,“望而知之谓之神”。就这么一看就知道,不要号脉──不要看你的脉。就这么一看你的面,就知道你有什么病了,这叫“神”;神,就是不可思议,就是这种智慧的照亮。

“闻而知之谓之圣”。闻,就听你说话的声音,或听你吐呼吸气的味道,就知道你的病在什么地方,这叫“圣医”。前一种是神医,这第二种是圣医。神,就神乎其神地,不可思议。圣,就是很聪明的,他耳朵也通神了,一听你说话这个声音,他就知道你这个病在什么地方,在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哪一经,这叫闻而知之;不用眼睛看,只用耳朵这么一听。用眼睛看的这是“神”,用耳朵听的这叫“圣”。

那个用口来问的,一见着,没有给你评脉──没有看你的脉,就问你什么地方痛。譬如你说头痛,他知道你这病在哪一经;若你说肚子痛,他又知道你这个病在什么地方了。总而言之,他问你,你老老实实告诉他在什么地方觉得不舒服,有什么病痛他就知道了;这叫“问而知之谓之工”,工医。工,就是他对看病这一行是很有功夫了。

“切而知之谓之巧”。他也不看你,也不听你,也不问你,他就用那么三个手指头往你的寸关尺一搭;医理上一看你寸关尺的脉,他就知道你病在什么地方,这叫巧,很巧妙的。

有这四种的关系,我们都要知道;又要知道药有君、臣、佐、使。君,就好像以它为主,以这一味药作为主体。臣,就是帮助这一味药的。佐,也是个臣,就是听君主的命令,但是这个佐是帮助臣来做事的。使,就是好像一个工人似的,就好像一个laborer那么被使唤。这药有这么四种的分别。

药里边又有十八反,十九畏。有十八种药是相反的,用药的时候不可以一起用;要是在同时用这十八种相反的药,就可以把人毒死,人就有生命的危险。十九畏,有十九种药是互相怕的,怕见面;这十九种药如果遇到一起,就会斗争的,就会fighting、战争,人就受不了。所以我看讲这个《药性赋》今天是来不及讲了,先讲这第四篇“十八反”。

十八反歌

这十八种的药不能在一起来用;不是说是十八种在一起用,是其中的几种不可以在一起来用,计算起来共有十八种。如果做医生的不懂这十八反的药性,给人治病,就会把人治死的。所谓误医保险啊,恐怕没有人保这种险!十八反,就是第四篇第一段十八反。歌,就是这个十八反的一个歌诀;就那么念,人不容易记,所以把它编成七个字一句,七个字一句,那么人容易记。

本草明言十八反,半蒌贝蔹芨攻乌;
藻戟遂芫俱战草,诸参辛芍叛藜芦。

“本草明言十八反”:《本草》,这一本药书上有药的图案;所有的药都有一个图,这个药是长得什么样子,它有什么功能,可以治什么病,《本草备要》上都有的。

中国的药材说起来,一般人认为神化,其实不是的。这是神农皇帝那时候,因为看见人有病,他就想给人治病。怎么样治呢?他就想,天地间,人和一切的草都会有一种关系的;或者人有什么病,这个草就能治。所以神农氏他是做皇帝的,他为老百姓的疾病痛苦,他自己就尝百草;他非常地聪明,又有五眼。

有的人说是神农皇帝那个肚子是玻璃的,就是透明的,吃下去什么东西,能看得见;不是的,他的肚子和我们的肚皮是一样的,也是肉呀、皮呀、血呀在里边。不过他有五眼,他自己能看得见吃下去这个药到肚里头有什么变化;这个药是有毒、是没有毒?是属于寒、是热?是温、是平?他能看得见的。他用他自己的肚子做实验所,不用拿到另外的地方去实验;他的肚子里头就是化验所。那么他吃了什么药,就看自己的肚里头有什么样反应,什么样的感觉,他自己会看得见的;所以由这个,他就知道哪一种病需要哪一种草药来治。

在这个《本草》上,很明显地有说这个药性有十八反。什么呢?

“半蒌贝蔹芨攻乌”:半,就是半夏。蒌,就是瓜蒌;瓜蒌有瓜蒌仁,有瓜蒌子,有瓜蒌根,这瓜蒌。贝,就是川贝,有川贝母。蔹,就是白蔹,也是一种药材的名字。芨,就是白芨。半夏、瓜蒌、川贝、白蔹、白芨,这是五味。乌,就是黑色的;攻乌,就是和乌头、川乌、草乌、何首乌、乌头,乌是黑色的,所有的这些个乌会战争。攻,就是往前进攻。

“藻戟遂芫俱战草”:藻,就是海藻;戟,就是巴戟;遂,就是甘遂;芫,就是芫花。海藻、巴戟、甘遂、芫花,它们和甘草来作战的。本来甘草和谁都和气,和谁都和平共处,没有fighting,和谁也不斗争;但是就海藻、巴戟、甘遂、芫花这四种除外。你若用甘草,就不可以用海藻、巴戟、甘遂、芫花,不可用这四样。你若用这四样在一起,就像有了化学作用了,就像那个原子弹爆炸了,有这种的问题,就是战争起来了;这一战争,人就受不了。

“诸参辛芍叛藜芦”:诸参,就是所有的人参、党参、太子参、高丽参, 这一切一切的参;诸参,凡是有这个参的名的。辛,就是细辛,这个都是药材的名字。芍,就是芍药。参、细辛、芍药,它们和藜芦不能在一起用,藜芦也是一种药材的名字;若和藜芦在一起用,这个人就会死。

那个半夏、瓜蒌、川贝、白蔹、白芨这五味的药材,不能和川乌、草乌、何首乌、乌头在一起来用。如果在一起用,就相反,它们在肚子里头就斗争起来了;这一斗争,甚至把你肠子都割断了,所以就会死的。这十八种,我们学中国药材的人一定要懂;懂这十八种不可以同时并用,不可以在一个时候来用这种种相反的药。这应该知道的,如果不知道这个,就很容易把人误医,就误杀了,造成一种大的错误。

本来这是一种世间的学问──好像你到学校去,人教学问,要给学费。本来预备每个人一课是 charge thirty dollars(收费三十元), One month(上一个月的课)。If you pay one month, it is a hundred dollars(如果付一个月份,是一百元)。Each week you pay thirty dollars(每一个星期付,是三十元)。Now is free(现在是免费)。下个礼拜讲“十九畏”和〈药性赋〉,你们要来学世间学问的人,不要着急,要take your time(慢慢来),不是free(免费)就可以走了的。

还有话对你们讲。你们每一个人诚心想要学的,下个礼拜一定先要 no paper recite to me(不看书背给我听)。Who don't come recite to me is out, go out. (谁不背给我听,出去!)不好的学生,我是不要的。你看,我跟你们讲,我是能背得出的。我现在给你们念念,你们看看这个样子: “寒性。诸药赋性,此类最寒。犀角解乎心热,羚羊清乎肺肝;泽泻利水通淋而补阴不足,海藻散瘿破气而治疝何难。闻之菊花能明目清头风,射干疗咽闭而消痈毒;薏苡理脚气而除风湿,藕节消瘀血而止吐衄。瓜瘿子下气润肺喘兮,又且宽中;车前子止泻利小便兮,尤能明目。是以黄柏疮用,兜铃嗽医;地骨皮有退热除蒸之效,薄荷叶宜消风清肿之施。”

你们就这么样子背才可以。我没有晃头啊!中国的老秀才一读书,就这么晃那个头,就酸了;我这个头没酸。酸了,这个晃头就头酸了;酸 is sour。读书的老秀才,一读书就这么“子曰、子曰”;读得越快,他晃得越厉害。Waste your time! (浪费你们的时间!)

十九畏歌

这十九种它相互怕的。这十九味药不是十九种大家碰到一起,就麻烦了;是每一种对每一种,它有相畏的。为什么相畏呢?相畏就是相克;相克,就是彼此不会合作的,彼此不会在一起来做工(working together),不会这样的。这十九种是什么呢?

硫磺原是火中精,朴硝一见便相争。
水银莫与砒霜见,狼毒最怕密陀僧。
巴豆性烈最为上,偏与牵牛不顺情。
丁香莫与郁金见,牙硝难合京三棱。
川乌草乌不顺犀,人参最怕五灵脂。
官桂善能调冷气,若逢石脂便相欺。
大凡修合看顺逆,炮熅炙燇莫相依。

“硫磺原是火中精”:还是第四篇,挨着十八反的那一段。这个硫黄,各位都知道,硫黄是一种火里头的精华;所以你若有硫黄,很容易用火一点它就着了,用match(火柴)一点,它就着了。match 里头也有硫黄,所以它就那么容易着火。

“朴硝一见便相争”:这个朴(pu3,ㄆㄨˇ)本来有人读朴(piao,ㄆㄧㄠˊ)的,就像那个韩国的总统,叫朴正熙,就是这个字。朴硝这种东西,我不了解它的来源怎么样生出来的;不过这个硫黄是火中精,它大约和水有关系。所以朴硝一见着硫黄,就打架了,就或者把你打死,或者把我打死。你看它是药品,但是它也互不相容;就好像猫见老鼠那么样,猫一定要把老鼠吃了它。互相克就是这样的,所以说朴硝一见硫黄,就打架了。

“水银莫与砒霜见”:水银,你们各位都知道;那个水银好像水似地,那么流动的一个圆球。水银,水的银。砒霜,这在中药里头是一种毒药,这种药吃了一定死的。砒霜又叫信石。怎么叫信石呢?你信真了它会毒死人,所以叫信。信石又叫人言;怎么叫人言呢?人言就是人所说的话,合起来也就是个“信”字。因为卖这种药不是公开卖的,不可以随便卖的;你去药铺里买,多数买不到的。为什么?它会毒死人的。

水银和砒霜一见着、在一起用啊,譬如你用一点水银,再用一点砒霜,这个人绝对不会活了,吃了一定死的。尤其那个水银,如果到人身里头去,它往那骨头里跑;因为它有缝就钻,它会钻到人的骨头里头去,所以水银如果在人身上,是人最受不了的。有的男人不愿生小孩子,就用一条线擦上水银,那么系上,就没有小孩子了。究竟是不是这样子?我也不知道这个,他们这么传说。

“狼毒最怕密陀僧”:狼毒是一种药材,密陀僧也是一种药材,这两味药也是不能同时而用;大约也就因为互相克制,你不和我合作,我不和你合作。要是用密陀僧和狼毒在一起,把这个药给人吃了,也一定会死的。

但是这十九畏比那个十八反还稍微差一点,十八反更厉害!十八反,那是一定要知道的,用中药你不知道十八反,很容易就会杀人的。所以中药不是随随便便,乱七八糟地弄一大堆,collect(收集)它这么一 cook(煮),然后就去病。有的你弄错了,非但不去病,而且还会杀人的;所以这个要特别特别小心的,特别要注意的。

“巴豆性烈最为上”:这个巴豆,谁若想痾肚,或大便乾燥啊,你若有胆量,你就吃一点巴豆;你吃或者一粒、两粒,你一天到晚都要到厕所去,都要帮忙厕所的。那个厕所生意就好了,向你说:“come in,come in,come in(进来),come here again, come here again, come here again(再进来)!”你走出来又回去了,走出来又回去了,走出又回去了,总觉得厕所这个地方的东西是值得你去帮衬它。你们若不信,你们谁试一试;我们可以买几粒巴豆来试一试!这个巴豆最厉害的。

还有川军,川军还没有巴豆那么厉害,巴豆泻肚是最拿手的。你若没有大便,想要给通一下──这叫通,但是这不是神通,这是误通,这叫药通。巴豆性烈,它性很刚强的,很厉害的,脾气很大的;你谁若一碰它,它就 angry了,就有了脾气了,就像那个炮仗似的,“砰”地就响了。它最厉害的!

“偏与牵牛不顺情”:它和有一味药材叫牵牛不和。它们两个若碰到一起,那比安安和果方碰到一起还热闹,too much noise!它和牵牛不顺情。

“丁香莫与郁金见”:有一味药材叫丁香,这个丁香大约是苦的;郁金也是一味药材,这两味药材也不能同时并用。你若用这两味药材在一起,怎么样啊?也就会置人于死地,令人不时有其他的反应,或者抽搐啊,或者颤栗啊;总而言之,令人受不了。丁香与郁金这两味药材不可以一起用。

“牙硝难合京三棱”:有一味药材叫牙硝。牙硝和京三棱他们两个也不能在一起用;在一起用,两个不合作的,两个一定要 make trouble,弄出很多麻烦来。

“川乌草乌不顺犀”:川乌和草乌,它们和犀角不合的。如果川乌、草乌或者何首乌和犀角在一起,也很多麻烦。

“人参最怕五灵脂”:人参本来是一个最好的药材,我告诉你们:你们吃人参就不能吃五灵脂,人参最怕的就是五灵脂。人参和这个藜芦是相反的,但是它和五灵脂也是不合的,所以说人参最怕五灵脂。若和五灵脂在一起用,人参什么功效也没有了;不但没有了,而且令这个病增加。所以不要以为人参就是好的东西,你要知道它的性质,不能和什么在一起用。

“官桂善能调冷气”:官桂就是一种月桂,或者桂枝,或者桂皮,或者桂心;这种官桂是政府指定的,是好的。官桂善能调冷气,这个冷气不是说伤风的冷气,就是人肚里头有的时候有寒气。有时候不小心,你尽吃煎炒的东西,就会有热气。那么有寒气,就觉得他肚子里常常凉;若有热气,就觉得常常热,这都是不合乎中道。

“若逢石脂便相欺”:这个官桂虽然是调冷气的,你若和一种药材叫石脂──石脂就是石头的油;你若和这种的东西在一起来用,就也是很多麻烦。

“大凡修合看顺逆”:大凡,就是说一个大略的。你哪一味药和哪一味药在一起,这叫修合。看顺逆,看它是不是相反、是不是相畏?这叫顺逆。是你用的对呀?和不和合?有没有违犯这个十八反啊?有没有违犯这个十九畏呀?你看这一个汤头里头,或者有十味药──譬如这个十九畏,其中你有两味,有官桂,又有石脂;这就不行了,这个药就不能吃的。你吃了,甚至于就把命丢了,连命都没有了。

“炮熅炙燇莫相依”:煲药的锅和制药的锅,不可以互相来用。煲什么药的锅,就一定是煲什么药的;制造什么药品的锅,一定要制造什么药品。这个十八反、十九畏,你制造药品的那个锅,或者是铁的,或者是瓦的,你不能在一起来做;若在一起来做,一样就有麻烦。中国的药,或者你用一个火炉把它烘乾了。这十八反、十九畏如果放在一起来做,那它也是不行了;将来你就不一起吃,也是不行的。所以说你制造药的时候,不要把它弄乱了,要清清楚楚地;这个制造药品,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地,就可以乱放到一起来制造,不可以的。

今天是讲这个十九畏,十九畏讲完了就开始讲《药性赋》。虽然是我给你们讲,但是神而明之,神乎其人,自己要用你们自己的聪明脑袋去研究、去用去;我只说一个大概而已,这里边细微的情形,很多很多的。

有人说:“这个我还不懂。”你当然不懂了,中国的药要用锅来炒、cook(煮)。就 cook 其中两种药,也不能在一起来 cook;譬如“半蒌贝莶芨攻乌”,你不能用半夏、瓜蒌、川乌、草乌、何首乌在一个锅里来cook──那叫炮煎。灸燇,就是有的用火烤的,有的晒乾的。相畏的、相反的药,都不可以放在一起。譬如炒完这个药,就不能炒那个相反的药;这要分开的,分得很清楚。制造中药,要很小心地!

为什么要你们自己去研究呢?因为我根本也没有去研究。我对这个中药本来也是门外汉,并不十分了解。那为什么还要给你们讲,因为在这儿,就像我这个门外汉,会讲的也很少的,缺之为贵。但是,话我很坦白讲,因为我讲不好,我也就不收钱了,三十块钱也不收了,这个我没有过错;将来如果你们去骗人,那是你们自己的罪过,不是我的,哈!好了,今天就讲这个,下个礼拜天讲寒性;你们来的时候要穿多一点衣服,不然把你们冻坏了,以后说我没有告诉你们!

人有人性,阿修罗有阿修罗性,畜生有畜生性,饿鬼有饿鬼性,地狱有地狱性,药就有药性;性,就是它本来具有的这种性质、这种习性。《药性赋》是元朝李东桓作的;他学问非常之好,所以作出这个文章来也都很好的。

药性有相生、相克,这是要明白五行的性;你要懂得药性,先要懂得五行性。在中国这个五行性,真是妙不可言的;无论什么,都离不开这五行性。五行性就是法界里头的一个组织;由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,组织成这个法界。所以若懂得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这五行相生相克,就能把什么道理都懂多一点;若不懂五行相生相克这种道理,就不容易懂其他的道理。

怎么叫相生呢?这五行就是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。相生,譬如这木性,虽然它很坚硬的,可是木能生火;你把木头用火一点,它就着起火来了。那么火呢?是很热的东西了,它能生什么?火能生土;火熄了,变成灰了,灰就是土。在地上有很多土,土又能生什么呢?土能生万物;万物土中生,所以在这个土里,什么都能生出来。现在主要说的是土能生金,在土里头能生出金子来。

金子又能生什么呢?金就能生水;你用一块金子在那儿,它就会有反潮的反应,这是它生水的一个道理。你若用火一烧这个金子,金子就变水了,这也是金能生水的道理。那么金能生水,我们人人都知道这个水;水又能生什么?水能生木。你看那个木,它若活着的时候,一定要有水来养着它;若没有水,它就乾了,就死了,没有用了。所以这叫顺生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的顺生法。

这个五行又相克,相生回来就是相克。相克就是相杀,就是叫它死;克,就是克伤,令它伤了,伤了就会死的。那么这个相克,正是回头相克;隔着两个,它就会相克的。好像木能生火,火能生土,土能生金,把金生出来;从土里生出来的这个金会回头克木,隔着两个,它就回头相克了。金又能生水,水又回头来克火;水克火,水可以把火熄灭了。金可以把木头克制伤了它,坏了它;好像你有一棵树,拿把斧头,一斧头就把树给砍断了,这叫金克木。木又克什么呢?木克土。你看这个泥土,你要是用一个木头往地里一钉,这个地就出个窟窿,把它克伤了。

为什么木克土呢?这都是有一种相仇的意思。金克木,木就克土去;木就克这个金的母──土就是金的母。木就克土,这叫回头相克。顺着就相生,逆着就相克。木克土,土就克水;像那个水少了当然行,水多了,土也克不了水了,它因为多了就胜了。好像少少的水,你若用这个土把水一培,那个水没有了,这叫土克水。水就克火,若有火的地方,用点水,火就灭了;但是火若大了,很少的水也是灭不了的,都是倚多为胜。木能生火,火就去克金,火是帮着木的。火克金,金克木,这都是轮着的,它们轮着相克。

(编按:中医的五行相生相克,是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。没有生,就没有事物的发生和成长;没有克,就不能维持正常协调关系下的变化与发展。至于所谓“相乘”和 “相侮”,则属于事物的发展变化的反常现象。相乘,即相克得太过,超过正常约制的程度,是事物间的关系失去正常协调的一种表现。相侮,是相克的反向,又叫反克,是事物间关系失去正常协调的另一种表现。)

你要懂得药性,好像这个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五者,都属五行的。心就属火旺,肝就属木旺,脾就属土旺,肺就是金旺,肾就是水旺;这人身上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,也是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。你看用这个药,它能以按这个五行相克相生来治这个病的。

第一篇 寒性赋(六十六种)

诸药赋性,此类最寒。犀角解乎心热;羚羊清乎肺肝。泽泻利水通淋,而补阴不足;海藻散瘿破气,而治疝何难?

“寒性”:这个药性就有寒的,寒的多数是属水,寒就是治热的。

“诸药赋性”:所有的这个药,天地给它的这个性;赋,就是赋给它的这个性。“此类最寒”:这一类是最寒的;最寒?的,不是热的。

“犀角解乎心热”:犀角就是犀牛角。这种牛大约是在水里住的,它这个犀牛角不是很长的。你心里有热,就是有火气了;你用犀角,它就是解心热的,这个心热就好了。

“羚羊清乎肺肝”:羚羊角、犀角都是很贵的药材,这个药材是不容易得的,很稀有的。你要是肺里头有热,肝里头有热,你就要吃点羚羊角;羚羊角是清理肺部和肝部的火的。

“泽泻利水通淋,而补阴不足”:泽泻,也是一味药材,它利小水。譬如没有小便,它可以通小便的;有淋病,它也是可以治的。你这个阴不足,譬如或者肾虚,它可以补的。

“海藻散瘿破气,而治疝何难”:海藻是海里的一种药材、一种草,它可以散瘿;瘿,就是长了很大一个的?,这瘿它也不痛。这个气要是积聚,海藻能给破了它;气不通,它可以帮着你通气。疝,是疝气,指小肠疝气;用海藻治这种疝气,有何困难呢?

闻之菊花能明目而清头风;射干疗咽闭而消痈毒。薏苡理脚气而除风湿;藕节消瘀血而止吐衄。瓜蒌子下气润肺喘兮,又且宽中;车前子止泻利小便兮,尤能明目。是以黄柏疮用;兜铃嗽医。地骨皮有退热除蒸之效;薄荷叶宜消风清肿之施。

“闻之菊花能明目而清头风”:闻之,就是听到过。听到人有说的,这个菊花能以明目;你常常目要是昏,看东西看不清楚,你可以用菊花当茶来喝。菊花能清理人的眼目;因为眼目有肝火,眼睛就看不清楚,这都是有火气。若有头风,菊花也可清头风的。

“射干疗咽闭而消痈毒”:射干是一种药材名。你喉咙如果不通气了,或者气管不舒服了,咽喉闭塞了,它能治。又能消痈毒,痈毒就是长的疮,那个痈毒;你吃这种药材,疮就一天一天消了、好了。

“薏苡理脚气而除风湿”:薏苡,就是薏米;薏米你们叫什么?barley?是叫 barley那个东西。脚上若有湿气,它可以治的,又可以治风湿。

“藕节消瘀血而止吐衄”:藕节,就是莲藕一个一个的那个中间,就像竹子节那个地方,就叫藕节。这个东西也是很寒凉的,因为在水里生的东西都是很寒凉的。譬如你身上跌打损伤,跌倒了,或者打了,或是磕着了、碰着了、有损伤了,它能消那个瘀血。或者你吐得很厉害,或者流血,耳朵流血、鼻子流血、眼睛流血、七孔流血,这都叫衄,衄血,这个藕节都能停止了它。

我要是讲不对了,你要告诉我;我这里没有书,没有本子。我这是 no paper, by heart(不用纸,用心);我这是 by heart,也不需要想的,或者有的时候说得忙活,说错了。

“瓜蒌子下气润肺喘兮,又且宽中”:瓜蒌子、瓜蒌根是下气的;你哪条气不顺,它可以下气。你若肺喘,它会滋润你的肺,就不喘了;肺喘,那是你心里有火磕到了肺经上了,所以就肺喘。宽中,就是令你胃大一点,令你肠子也消化得快一点;就是疏通五脏的。

“车前子止泻利小便兮,尤能明目”:有药材叫车前子,这车前子能止泻;你若泻肚,吃一点车前子就好。它又是利小便的。你小便不通──好像你有小便了,到厕所又小不出来;小便不通顺,这都是很厉害的病。人大小便都不通了,这个病都是很重的病;你若不重,你大小便不会不通的。车前子它能利小便,也是能以清心明目的。

“是以黄柏疮用;兜铃嗽医”:因为这个,所以黄柏是生疮用的。兜铃就是马兜铃,就像马戴的那个铃铛,和兜嘴是一样的。这个马兜铃是治咳嗽的药材。

“地骨皮有退热除蒸之效”:你若发烧,烧得很厉害,你用点地骨皮,它能退热。蒸,就是很热气的样子,地骨皮有除蒸的功效。

“薄荷叶宜消风清肿之施”:薄荷叶是一种消风清肿用的药材。

宽中下气,枳壳缓而枳实速也;疗肌解表,乾葛先而柴胡次之。百部治肺热,咳嗽可止;栀子凉心肾,鼻衄最宜。玄参治结热毒痈,清利咽膈;升麻消风热肿毒,发散疮痍。

“宽中下气,枳壳缓而枳实速也”:有的人吃东西吃不下去,也没有胃口,这是胃的地方有毛病,胃收缩了。你要宽中下气,把胃里的这鼓气下去。广东话叫“饱饱滞滞地”,就是吃什么东西也没有胃口,但是还觉得饿;饿还吃不下东西,总有一鼓气在这顶着。所以要宽中下气,要用枳实。枳壳也可以宽中下气,就是慢一点,用枳实它就快一点。

“疗肌解表,乾葛先而柴胡次之”:肌,就是肌肤;肌肤有毛病。表,也就是皮肤。这个里边五脏六腑叫里,外边肌肤叫表,在医学上有一个术语叫“发表通里”。发表,就是外边给它发出一点汗来;通里,里边这个大便、小便也叫它通顺了。疗肌解表,乾葛是来得最快;柴胡这味药又比乾葛稍微差一点,不是它没有功效,但是它没有乾葛功效那么大。

“百部治肺热,咳嗽可止”:百部是治肺里边有热的;你若咳嗽,用百部可以止咳的。

“栀子凉心肾,鼻衄最宜”:有一味药材叫栀子,这种药材是凉心凉肾的;心若热,肾若热,用它来治。尤其鼻孔出血,吃一点栀子是很好的。

“玄参治结热毒痈,清理咽膈”:玄参也是寒凉的一个药材,它治结热毒痈。结热,是热气在身体里边藏了很久很久,甚至于发出毒痈,发出疮来。清理咽膈,就是清理喉咙。

“升麻消风热肿毒,发散疮痍”:升麻也是一种药材,它是消风热肿毒的;要是生疮,它是发散疮的。

尝闻腻粉抑肺而敛肛门;金箔镇心而安魂魄。茵陈主黄疸而利水;瞿麦治热淋之有血。朴硝通大肠,破血而止痰癖;石膏治头痛,解肌而消烦渴。

“尝闻腻粉抑肺而敛肛门”:尝闻,就是常常听见,听到有其他人说过。说什么呢?腻粉。腻粉就是女人搽面的粉,用水洗掉又在水里沉底了;这也是一味药,一定要用过的粉才叫腻粉。腻,就是油腻;它有一种油腻的性质,不太干净。好像我们吃东西吃油吃得多了,这叫吃油腻吃得太多了;那个菜里边放油放得很多,就叫油腻。腻粉它是治肺,肺里有火它可以治。它又能以有一个功用,收敛肛门;肛门就是大便那个便门,肛门有的时候会松懈。肛门它有一个松紧的带,就像橡皮筋有松紧的;那么有的时候它就不work了,不做工了。用这个腻粉,就能把它收缩小了;敛,就是收缩的意思,就是缩小了。

“金箔镇心而安魂魄”:金箔是一种用金子做的,铺到那个纸上的叫金箔。你把这金箔烧成灰,然后用水冲了,喝了之后能镇心;你心里若心跳,它就会跳少一点。镇,就是镇定,令心里头有一种镇定。

人有三魂七魄,这三魂七魄在人的身里边,它也可以说是灵性;它分开有三个,有个真魂,有个游魂,有个定魂。这个真魂不能出去,若出去,人就没有什么知觉了。那个游魂有的时候出去了,能到旁的地方去。这个定魂呢?它也常常在这儿的。人要是没有这三个魂,人就会死了。这七魄,也好像七个小孩子似地,住在你身体里边。这七魄,有的单单有耳朵的,有的单单有眼睛没有耳朵的,有的单单有鼻子没有眼睛、没有耳朵的,有的单单有嘴的;总而言之,这七魄它五官都不全。

五官有眼睛、耳朵、鼻子、口;这个面孔,它这七魄各有一个官,各有一个东西它来管着。所以必须要这七个共同合作,这个知觉力才全了;若不合作,那么只知道一部分。譬如眼睛能看见可它不会听,耳朵会听不会看,嘴会吃不不会闻,鼻子会闻不会吃;那么七魄互有一个官。金箔能让你的魂魄安于本位,不向外边跑。

“茵陈主黄疸而利水”:茵陈也是一种药材,叫茵陈蒿;这种蒿又叫艾子,针灸有时用那个艾茸,就是茵陈。黄疸,有一种病,面上都变成黄了,身上也变成黄的;这种病时间久若不治,它也会死了。那么用茵陈蒿,可以治这个黄疸;它又可以利小水,通利小便。

“瞿麦治热淋之有血”:瞿麦它可以治热淋;体内太热了,会得这个热淋。淋症有五种,热淋是其中之一。淋,就是小便里头,好像有一种很浓厚的东西,又有血流出来。小便的时候有血,这叫热淋;因为它热,所以就有血。

“朴硝通大肠,破血而止痰癖”:朴硝是一种化学的东西,是一种硝类的。它可以直接地通到大肠经,大肠有病它可治。它能破血,血凝结到一起,它可以把它破了。好像人身上的血管子,有的地方血凝结了;凝结的血就流通不过去,不流通了。朴硝它可以好像通水喉似地,用一个东西把它通了,就可以血流得正常,所以它破解血凝结到一起。朴硝又可以治痰,人有痰在胸膈这儿,不舒服,它可以把这个痰癖也治了。

“石膏治头痛,解肌而消烦渴”:石膏可以治头痛的病,解除这个肌表上的病,烦渴也会没有了。肌,就是皮毛。

前胡治内外之痰湿;滑石利六腑之涩结。天门冬止嗽,补血冷而润肝心;麦门冬清心,解烦渴而除肺热。

“前胡治内外之痰湿”:前胡,这也是一种药名。人有病,病有内因、有外因。内因,就是七情六欲所发生的病;七情六欲不正常了,有所偏激了,就是或者太过或者不及,就会有病。外因,就是风、寒、暑、湿、燥、火。有内因、有外因、有不内外因,这是病的来源。外边受了风寒,内里有痰,这个前胡能治内外的痰湿。

“滑石利六腑之涩结”:滑石这种药,它能通利六腑的。六腑,人肚里头有六种的东西,就是膀胱,又是三焦,又是小肠、大肠,又是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五脏。六腑不通了,它可以通顺六腑不通的这个病。

“天门冬止嗽,补血冷而润肝心”:天门冬这一味药材,止咳嗽的。它能以补血冷,血冷就是血压降低了;又能滋润肝、滋润心。

“麦门冬清心,解烦渴而除肺热”:麦门冬清心,它能解除一切的烦渴,又能除去肺部的热,这是麦门冬的功效。

又闻治虚烦、除檅呕,须用竹茹;通秘结、导瘀血,必资大黄。宣黄连治冷热之痢,又厚肠胃而止泻;淫羊藿疗风寒之痹,且补阴虚而助阳。

“又闻”:又常常听见说。“治虚烦、除檅呕,须用竹茹”:虚烦,人无缘无故就很烦躁。怎么叫檅呢?常常打饱咯,这叫檅。呕,就是呕吐。檅就是有胃病,就“啊、啊”,常常胃有这一种声音。治虚烦,除檅呕,应该用竹茹。竹茹就是竹子那个很嫩的叶子,或者竹子上的一种嫩皮。

“通秘结、导瘀血,必资大黄”:大黄,又有人读大(音“代 ㄉㄞˋ”)黄的;大黄又叫川军,它也和巴豆一样有那个功效。比如你大便乾燥,一吃大黄就泻肚了;泻得很多,就帮衬厕所,厕所就好生意了,Make good business。所以有便秘、瘀血,一定要用大黄。

“宣黄连治冷热之痢,又厚肠胃而止泻”:有一种黄连是苦的,叫宣黄连,它治冷热之痢──或者受冷有痢疾,或者受热了有痢疾。痢疾,就是常常大便,大便很不正常的,但是也不是痾肚,它有热的、有冷的。宣黄连又能以令你的肠胃这个肠壁、胃壁增加厚一点,而不会吐泻。

“淫羊藿疗风寒之痹,且补阴虚而助阳”:淫羊藿也是一味很有用的药材,可以治风湿麻痹。怎么叫痹呢?痹就是没有什么知觉了,这个肉没有什么血了,好像死了似地;有的风湿,也会有肌肉麻痹的情形。所以淫羊藿它补这个阴虚,阴就是肾,它是补肾的;阴气不足,它也可以助这个阳气,阳气它都可以调和的。

茅根止血与吐衄;石苇通淋与小肠。熟地黄补血,且疗虚损;生地黄宣血,更医眼疮。赤芍药破血而疗腹痛,烦热亦解;白芍药补虚而生新血,退热尤良。

“茅根止血与吐衄”:茅根这种药材能止血。你若受了刀伤出血,它也能止血;或者吐血或者衄血,它都能止。吐血,是由口里吐出来;衄血,是由眼睛、耳朵、鼻子、口往外头流血。茅根能治这个病。

“石苇通淋与小肠”:石苇这一味药材,它能治小肠的病。

“熟地黄补血,且疗虚损”:地黄有两种,有熟地黄,有生地黄;熟地和生地用法不同。熟地黄就是补血的,也疗诸虚百损;身体很需要的,很损伤的,这是用熟地黄。

“生地黄宣血,更医眼疮”:生地黄它是宣通血的,眼睛上若生疮,生地黄可以治。

“赤芍药破血而疗腹痛,烦热亦解”:赤芍药是破血的,也是血凝结了,它可以破开它。又可以治肚子痛,你肚子要是什么地方有病,肚子痛,赤芍药也可以治的。有什么烦啊、热啊,觉得很闷啊,吃这个药它也会好的。

“白芍药补虚而生新血,退热尤良”:赤芍药和白芍药两种的用法也不同;白芍药是补血的,赤芍药破血。白芍药补虚而生新血,用它来治热病是很好的。

今天,又有人打妄想,说是我们是来听《药性赋》的,怎么又讲起经来了?这是不是法师用讲《药性赋》的方法来骗我们来听经?对了!你真是先得我心;我心里所想的事情,你就给知道了。或者是你是我肚里头的一个蛔虫?但是到我肚里头,就变成一条龙了,不应该做蛔虫。蛔虫在肚子里头会说话,是一条虫子,但是会说话。那么“欲令入佛智,先以欲钩牵”,你想要学《药性赋》,这是你愿意的;那么我就要给你讲四句偈颂,叫你听听佛法。先听佛法,然后再讲《药性赋》;这不算骗你,也不算骗我,也不算骗他。谁也不骗谁!那么书接上回,前一个礼拜讲到“白芍药补虚而生新血,退热尤良。”我们现在继续地讲!

若乃消肿满,逐水于牵牛;除毒热,杀虫于贯众。金铃子治疝气而补精血;萱草根治五淋而消乳肿。侧柏叶治血山崩漏之疾;香附子理血气妇人之用。地肤子利膀胱,可洗皮肤之风;山豆根解热毒,能止咽喉之痛。白藓皮去风治筋弱,而疗足顽痹;旋覆花明目去头风,而消痰嗽壅。

我要是念错了,你们要告诉我,因为我这里没有本子,但凭着记问之学,不足为人师。有没有念错?没有啊?念错了,随时要告诉我。(问弟子)要讲什么来着?从哪儿开始?我忘了!你也忘了?你也忘了,我也想起来了。

“若乃消肿满,逐水于牵牛”:“若乃”两个字,就是一个承前启后的意思。若是消这个肿,和有水在肚里头,有鼓胀之类的;牵牛能把这个水撵跑,对这种病是有功效的。

“除热毒,杀虫于贯众”:热毒有的时候七孔都流血,有的时候牙痛;有热毒,就变成红脸鬼,那么这也有虫子在肚里头。肚里有虫子,用贯众可以把这个虫子给杀了它。那么有人又很敏感地,说:“那么犯不犯戒呀?”这不管犯不犯戒,这是去治病的。你若不怕死,当然也不要杀这个虫;你怕死,你若受戒,你念观音菩萨超度这个虫子,来令它快点跑。你若没有受戒,那么也谈不到杀生不杀生的。这贯众能杀虫。

“金铃子治疝气而补精血”:这个疝气,就是小肠疝气,也是病的名字。金铃子治疝气,又补人的精和血。

“萱草根治五淋而消乳肿”:萱草根是萱草的根。淋有青、黄、赤、白、黑五种,也是根据五脏;五脏有病,它有五种的淋症。乳,就是女人的乳房;乳房有的时候会肿,萱草根可以治这五种的疾病。

“侧柏叶治血山崩漏之疾”:侧柏叶这种药材,也是治妇女的病,妇女科的。血山崩溃,是一种病的名词,就是妇人的血脉不停止;月经不停止叫血山崩。这个血山崩,有一种叫崩,有一种叫漏。怎么叫崩呢?“点滴而下名为漏”,一点一点地有这个月信,一点一点滴血,这叫漏;就好像一个杯子有一个窟窿,一点一点地漏。“忽然大下为之崩”,忽然间就来了很多血,这就叫崩,这血山崩了,就好像山啸、流水。妇女病也有很多种分别。

“香附子理血气妇人之用”:香附子这种药理血气,它也可以治妇科的病,是妇科的药。

“地肤子利膀胱,可洗皮肤之风”:地肤子这一味药,是入膀胱经这种经脉的。膀胱在人肚里边,又叫水泡,小便的尿就是憋都在膀胱里头。人的膀胱就是盛小便的,大肠就是盛大便的。也可以用地肤子来洗皮肤的风。

“山豆根解热毒,能止咽喉之痛”:山豆根这种药材也是能去热毒的。人若喉咙痛,可以用这种药材来治喉咙痛的病。

“藓皮去风,治筋弱而疗足顽痹”:白藓皮也是一种普通的药材,能去风;它也治人的筋骨弱、筋不健全。足有的地方麻木,没有知觉叫痹。顽痹,就是?底下没有知觉;老年人血气不够了,他脚心就没有什么知觉了。年轻人你用手一挠他的脚心,他就蹦起来了,跳起来了;老年人你挠他脚心,你怎样挠他不怕的;为什么?他都变成顽痹了,没有知觉了。白藓皮能治这个病的。

“旋覆花明目,治头风而消痰嗽廱”:旋覆花这种药材是明眼目的,你常吃它,眼睛看东西会看得清楚的。它又能以去头里边的风,有痰它可以消了。这旋覆花能有这个功效。

又况荆芥穗清头目便血,疏风散疮之用;瓜蒌根疗黄疸毒痈,消渴解痰之忧。地榆疗崩漏,止血止痢;昆布破疝气,散结散瘤。疗伤寒、解虚烦,淡竹叶之功倍;除结气、破瘀血,牡丹皮之用同。知母止嗽而骨蒸退;牡蛎涩精而虚汗收。贝母清痰,止咳嗽而利心肺;桔梗下气,利胸膈而治咽喉。

“又况荆芥穗清头目便血,疏风散疮之用”:又况,也是接着上面;作赋的,前面好像说完了,现在又开始。荆芥穗,它能清头目,也是明目的。人有的时候大便时有血,用这种药就可以治。它又能把风疏通了;人生疮都是有一股热气,它可以散疮之用。

“瓜蒌根疗黄疸毒痈,消渴解痰之忧”:黄疸病,前几天不是讲过了吗?生了一种有毒的疮,瓜蒌根能治。它还能消渴,有痰它也能治,所以解痰之忧。

“地榆疗崩漏,止血止痢”:地榆也是一种很普通的药材,它治前面讲的崩和漏的病。要是什么地方出血,它能止血;若有痢疾病,它也可以止痢。

“昆布破疝气,散结散瘤”:要是生疮或者生瘤子──就是生了很大一个瘤子,它也不痛。生多了那么一块肉,它也没有甚感觉叫瘤。小肠疝气之类的,昆布它也能破,这个瘤子它都能给散了它。

“疗伤寒、解虚烦,淡竹叶之功倍”:要是治伤寒病,或者这个人常常觉得很烦闷、虚烦──这也是有火;有一种药叫淡竹叶,一种竹叶子,这种功是很有效的,很加倍。

“除结气、破瘀血,牡丹皮之用同”:有的气不通了,结气;有的瘀血,牡丹皮这种药能给它破了,可以除结气、破瘀血。

“知母止嗽而骨蒸退”:有一种药材叫知母,它能止咳嗽;骨头里头若觉得蒸热,它能治好了。

“牡蛎涩精而虚汗收”:牡蛎:就是广东那种蚝。这种药在广东人就叫它观音菜,说是素、斋的,为很馋吃斋人预备的,叫淡菜。那么吃斋的人把眼睛一闭,说:“噢!这是淡菜!”就摩诃萨不管它了,就向下吃。它在药的名字,就叫牡蛎;这种东西涩精,有梦遗滑精的病,它可以治一点。人若欢喜出虚汗,它也管一点。

“贝母清痰,止咳嗽而利心肺”:川贝母它能清理肚里的痰;它能止咳嗽,对心也帮助,对肺也好。

“桔梗下气,利胸膈而治咽喉”:桔梗这种药材它能下气;觉得气闷啊,吃一点桔梗,它能下气。胸膈中气不舒,喉咙这儿也痛,也都可以治的。

药材你要是会用的,或者每一样用三钱、五钱;不是一样用一百斤,放在一起来煮了它,喝几年。不是那么样子的用法!不是像有的以为中药是很好的,就是这个一斤、那个一斤,七八斤放在一起,就煲了叫人喝。这是有点危险性!所以,这个药都要用适当了。

若夫黄芩治诸热,兼主五淋;槐花治肠风,亦医痔痢。常山理痰结而治温疟;葶苈泻肺喘而通水气。

“若夫黄芩治诸热,兼主五淋”:若夫,也是一个承上启下的文法。什么热病,黄芩都可以治,也可以治五种的淋病。

“槐花治肠风,亦医痔痢”:肚子里有风,肠子里有风,有很多空气,这槐花可以治。痔,就是痔疮;痢,就是痢疾。槐花也可以治这个病。

“常山理痰结而治温疟”:有一种药材叫常山,它是解这个痰的结。集得很多痰,吐也吐不出来,咽也咽不下去,在胸膈这儿结的;它能治这个病,能把这个痰都给化了它,破了它。温疟,就是瘟疫疟疾病;或者三天发作一次,两天发作一次,又叫打摆子。

“葶苈泻肺喘而通水气”:葶苈也是一种药材,它能泻肺的喘,而通水气,利小水。

此六十六种药,性之寒者也。又当考图经,以博其所治;观乎方书,以参其所用焉。其庶几矣!

“此六十六种药,性之寒者也”:从“诸药赋性,此类最寒。犀角解乎心热,羚羊清乎肺肝”,到着后边的这个“葶苈泻肺喘,而通水气”;这统统有六十六种,在药性里边它们都是属于寒性的。

“又当考图经,以博其所治”:图经,你们各位都看过的。什么叫图经呢?有人知道吗?我要考一考你,看你们这些学生是不是有一点基础;无论哪一个,我都要问的,看看谁知道。现在若有人知道就先说!你看前面的药材名字都容易懂;这个图经若没有人讲过,我相信你们没人懂的。果真,什么叫图经?哈!我今天故意考一考,一考就考住。图经,就是《本草备要》,《本草备要》都是有图的,《本草》是药的图经。

我单教给你这个,你不要自满,你又应该去博其所治。博,就是广博来参考、研究、学。所治,它哪一个药能治什么病。前两个礼拜,果逾提议,叫你们把中国的药材店都搬到金山寺来,摆到桌上给大家看。这才是very stupid(很笨)!为什么呢?你可以看一看《本草备要》;《本草》上什么药材的样子都有了,画在那个地方。除非我们这儿开一个中药的store(店),否则也买不了那么全的药;你看那《本草》,这上面都有。所以就要广博,要多知道一点。

“观乎方书,以参其所用焉。庶几矣”:你再看一看那个药方的《汤头歌》,那种开药方的书,怎么用这个药,那才能知道多一点。方书,就是药方的那种书。其庶几矣,就是差不多了;可以做一个差不多的先生,做一个差不多的医生。那么这个差不多的医生,就是治马的病也可以治人,治人的病也可以治马。都是差不多嘛!

第二篇 热性赋(六十种)

男访客(中药师):中药有中药的好处,有中药的特长。中医,这个中国的医学是一个整个儿的。怎么说是整个的呢?药性、脉诀、扎针。扎针用美国话来说叫acupuncture。那么你要是会扎针,却不会把脉;这个针往什么地方扎呢?没有地方扎。假使你会下药,却不会把脉;也不知道是下什么药、走哪一经。就算是你会把脉,也会下药;不会扎针,不知道这是哪一经的病。人家说这根手指头麻,这根手指头麻是哪一个经?这根手指头是哪一个经,这根手指头是哪一个经,这根手指头是哪一个经?这都不同啊!五个手指头不一样。五个脚趾头也不一样,五个脚趾头也是五个经,都不同。要是大脚趾头他说麻,你不懂的话,你说:“我光会把脉,光会下药!”不知是哪一经的病,也是不行。所以学这个中医,是一个整个的问题。

那么我们就开始研究这个药性。中国这个药性,原来就是好几百年以前、千数年以前了,不是现在定的。因为什么呢?一千多年以前着的这个书,现在也有可能有常用的,也有不常用的;同时还有新增加的药,不在这个里头的还有,这样子。那么过去,几百年以前着的这个药书,说明四种药性:一种是寒性。寒性是最凉的,多么热的病,吃下去就把热给去了。一种就是热性,人身上发冷,吃下去身上就热了。一种是温性,温和性、温柔的。再一种是平和的、平衡的。分为四种。

药有温热,又当审详。欲温中以荜拨;用发散以生姜。五味子止嗽痰,且滋肾水;腽肭脐疗痨瘵,更壮元阳。

“药有温热,又当审详”:今天从这个热性开始讲。这个大热的药,总是差不多要在立冬以后用得最多。现在时节是秋天,明后天就要立秋了;一立秋之后,就是用这个温药。所谓温的,就是温暖的;热的,就是发热的,大热就是抵抗凉的,这样的。所以药有温热──有温和的、有热性的,是两种。温和的不是太热,就是温暖;热性的,就是觉得很热。吃的人把这个药吃下去,就好像人穿了一件皮袄一样,不管怎么冷,不冷了;天气多么冷,下雪了,不冷了。就这么快!

一般没有用过的不知道,有的大夫对于这些太激烈的药他不敢用;因为什么呢?他看不透这个病,审查不清这个病,没有这种临床的经验。所以他用药的时候,老是糊里糊涂混合唬弄着用;那样的大夫,就不算是个大夫。

“欲温中以荜拨”:荜拨,是个热性的。凡是在临床治疗的时候,吃汤药的用得很少,不太常用。在我小的时候,这荜拨干什么使唤呢?谁若牙痛,把这个荜拨含一块儿,就好了,这么样用法;用它熬汤药吃,很少!

“用发散以生姜”:生姜就是我们吃的,作饭作菜使唤用的姜。生姜能散寒气,能开通。怎么叫开通呢?半夏吃下去能排痰,但是只吃半夏,它开不开;非要加生姜,“唰”地就开开了。是半夏和生姜合在一块吃下去,半夏能化痰,生姜能开;所以“唰”地就开开了,这个法子就是这样的妙法!那么假使用出汗的药呢?你使唤那生姜,毛孔眼“唰”地就张开了;你不用这个生姜,就发散不开,就差这么一点关系。

“五味子止嗽痰,且滋肾水”:怎么叫五味呢?就是甘、酸、苦、辣、咸五种味道。这种药的种子是圆的,很黑的;你吃到嘴里,甘、酸、苦、辣、咸五种味道都有。这五种味道有什么效果呢?这五种味道能通达人的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,能通五脏;所以五味子止嗽,止嗽就是通肺。肺里头咳嗽,这么一咳嗽,就是肺里有毛病了。

五味子也滋肾水。肾必居于下,肾就是人的两个腰子。肺居于上,肾居于下;一在上,一在下,中间脾脏、肝脏那就不用提了,那都经过的。所以五味子上能止嗽,下能补肾。怎么叫肾水呢?你们自己可以体验:你每到了十二点的时候,你口涩发乾,就是肾亏。你们自己大家可以想一想,到了十二点时,你口里涩,发乾不发乾?如果口涩发乾,你就肾亏了。肾亏是怎么样?就是好色过度,就是这样,那就叫肾亏。

“腽肭脐疗痨瘵,更壮元阳”:腽肭脐是什么呢?腽肭脐,中国话叫海狗,就是海狗的阳物,那个东西是大补的。人因为吃完了这个,人的肾脏很有劲、很有力气;它能补人的肾脏,能加强人的体力,是非常地好。在补药之中,这个腽肭脐是最壮阳的一个药──壮阳,这句话懂不懂?能壮阳,讲起来不好听,就讲到这儿。

(编按:以上一段由访客讲解)

上人:这个翻译,就费了很多困难。那么这样子,现在我还是来接着继续讲。

原夫川芎祛风湿,补血清头;续断治崩漏,益筋强脚。麻黄表汗以疗咳逆;韭子助阳而医白浊。川乌破积,有消痰治风痹之功;天雄散寒,为去湿助精阳之药。

“原夫川芎祛风湿,补血清头”:川芎这一味药,它治风湿的。要是有风湿的病,用它可以帮助去风湿。它又能补血,又能清头;头脑不清楚,或者有什么毛病,它都能给清了,给清楚了它。

那么单单这一味药可不可以呢?这个中药有君臣佐使,哪一个为君,哪一味药为臣,哪一味药为佐,哪一味药为使,这是应该有的,所以很少用一味药来治病的。除非有一种病,鼻子都黑了,单单用一味,就是人参;这叫独参汤,这一味药能起死回生,用一两人参可以把这个病治好。那么其余的,每一味药很少单单一味药来用。

“续断治崩漏,益筋强脚”:续断这一味药,是治跌打损伤应该有的。为什么它叫续断呢?就因为你这骨头断了,它可以给你接上;你这个筋若断了,它也可以给你接上。所以叫续断,就是接续起来这个断的,这是治黑红伤少不了的一味药。红伤就流血过多了,黑伤就中毒了,流血又中毒了,变成黑色了。那么跌打损伤,或者跌倒了,或者被人打,把骨头打碎了,用这一味药可以把骨头又接起来。不但对跌打损伤有帮助,它又能对这个筋有帮助。有的人年老了,就脚软了,走路脚就迈不动步了;你想往前迈步,它往后走。它能帮助这个脚软。

“麻黄表汗以疗咳逆”:麻黄,这一味药也是热性的,能表汗;你若吃了它,就出汗。有的时候,要是伤风咳嗽,就要发表;发表,就是令人出汗。通里,就是令你的大小便通顺了;没有大小便了,要通这个大小便。这一味麻黄,它是发表用的;表,就是发表,出汗的。有的咳嗽,肺部有病,它也治的。

“韭子助阳而医白浊”:韭子,就是韭菜籽,它助阳的。有的人一听说韭子助阳,就买一点韭菜籽来当饭吃,帮助自己这个阳气。这个阳,就是肾;凡是医书上所说的这个阳,多数是指的肾。肾病,肾亏了,叫阳亏了;阳亏、元阳,都是指这个。前面不是“腽肭脐,疗痨瘵,更壮元阳”嘛?就是这个。

“川乌破积,有消痰治风痹之功”:川乌,是四川出的这种乌;这有川乌、草乌、何首乌,很多种乌,四川出的叫川乌。因为四川那个地方,出的药材都是特别有功效。四川那儿和中国旁的地方不同,它那个地方得山川水脉之灵秀,天地钟灵这种灵异的气候;所以那个地方出的药,都特别有功效。是不是呀?

积聚,就是或者有痰在这儿积聚的,或者有食在这儿积聚;川乌有消痰治风痹的功效。痹,就是有皮肉的地方不知道痛痒了,那个肌肉好像是死了似地。

“天雄散寒,为去湿助精阳之药”:天雄也是一种药材,它能去寒的,为去湿助精阳之药;助精阳,也就是补肾的。

我现在给你讲的,就简简单单地,本着我所知道的那么跟你们说一说;我不要讲得太多的意思,因为占太多的时间。

观夫川椒达下,乾姜暖中。葫芦巴治虚冷之疝气,生卷柏破症葭而血通。白术消痰壅,温胃兼止吐泻;菖蒲开心气,散冷更治耳聋。丁香快脾胃而止吐逆;良姜止心气痛之攻冲。肉苁蓉填精益肾;石硫黄暖胃驱虫。胡椒主去痰而除冷;秦椒主攻痛而治风。吴茱萸疗心腹之冷气;灵砂定心脏之怔忡。

“观夫川椒达下,乾姜暖中”:川椒也是一种药材的名字,它能通达下焦。凡是椒之类的,它有一种辣性;一吃了,它就通七窍。乾姜,我们吃的是生姜;有乾姜、良姜,姜有很多种姜。中就是胃;乾姜温胃的,胃要是寒,用乾姜可以帮助一点。

我这儿没有本子,所以念得对不对我也不知道。我是无本先生,我这个先生是没有本子的,讲经也多数是没有本子的。

“葫芦巴治虚冷之疝气”:葫芦巴也是一种药材的名字,是有一种葫芦的尾巴,能治又虚又冷的这种疝气病。疝气,指小肠疝气。

“生卷柏破症葭而血通”:生卷柏这种药破症葭。人有血症,有气血不通,这是症结住了;症结住了,就像水渠那个水不通了,堵住了。人身上的血脉也不通了,它堵住了;因为堵住了,有的时候就会脑溢血、七孔流血。为什么呢?就因为血不通了,所以它从这个耳朵、眼睛、鼻子、舌头、口里就出了血了,七孔流血。症,是症结住;葭,就是在内腑里头有一种不通的这种病症。用这种药,血脉就流通了。

“白术消痰壅,温胃兼止吐泻”:白术这是一味药材,也去痰的,去痰壅;壅,是痰在胸膈这个地方壅塞不通。它也是暖胃的,吐泻也会止住了;有的翻胃,上吐又泻,白术可以管这种病。

“菖蒲开心气,散冷更治耳聋”:菖蒲,它里边好像是空的、有多少空的。有的心气不通,心里很不舒服的,它能开通心气。又能散寒,散去这个寒冷。这个耳朵聋,用菖蒲这味药材,可以治耳聋、通音声的。菖蒲这味药材,大约就像调节音乐那个东西似地,所以它通音声,更治耳聋。

“丁香快脾胃而止吐逆”:丁香能快脾胃,吃了东西消化不良,它能令脾胃消化顺利一点。又能止吐逆。吐逆,就是吃了本来应该向下去,应该消化、大便;现在吃了不消化,吃了就吐出来,这叫吐逆。吐泻,就是又吐又泻又;有大小便,又有很多大便叫做泻。上吐下泻,这种病都很危险的。

“良姜止心气痛之攻冲”:良姜也是姜,炮制过的姜叫良姜,它治心气痛。攻冲,攻这心很痛,常常好像对这个心来受一种打击,有这种感觉。

“肉苁蓉填精益肾”:肉苁蓉能填精、益肾,也是补肾的。

“石硫黄暖胃驱虫”:有一种药材叫石硫黄,它暖胃,也是温胃的。肚子里有虫,它可以杀虫的,能把这个虫赶走了。

“胡椒主去痰而除冷”:有一种叫胡椒,就是你天天吃饭,那一个小瓶里头倒的那个东西。你吃一点它,没有痰了,也没有冷气了。

“秦椒主攻痛而治风”:秦椒治痛、治风的。

“吴茱萸疗心腹之冷气”:有一种药材叫吴茱萸,治心腹的一种冷气。

“灵砂定心脏之怔忡”:灵砂这种药材,你心里要是常常觉得怔忡不安地,觉得精神不正常,这个灵砂可以治的,清理这种怔忡不安的毛病。

盖夫散肾冷、助脾胃,须荜澄茄;疗心痛、破积聚,用蓬莪术。缩砂止吐泻、安胎,化酒食之剂;附子疗虚寒、反胃,壮元阳之力。白豆蔻治冷泻;疗痈止痛于乳香。红豆蔻止吐酸;消血杀虫于乾漆。

“盖夫散肾冷、助脾胃,须荜澄茄”:“盖夫”两个字,就是作文章一个起的语气。这话说完了,那么没有什么说的了,所以用“盖夫”两个字把这事情又提出来。盖夫,大概的。这个肾经要是冷,就是肾寒,又能帮助脾胃消化;这用什么药呢?用这个荜澄茄,就能去肾寒,助脾胃的。

“疗心痛、破积聚,用蓬莪术”:这个心,有的时候会痛。积聚,有食聚,吃东西不消化,在那儿积聚在那儿;或者虫聚,生虫子也可以有积聚。或者气血不通了,也叫积聚;就是在身体里边,这个血管子它也不通了。积聚,有的在肠胃里头积聚不消化。用蓬莪术这一味药材,能把它破了它,就好像一块一块的东西,能把它破了。

“缩砂止吐泻、安胎,化酒食之剂”:缩砂治寒泻的。泻也有热泻、寒泻;属于寒泻的,就要用这个缩砂。妇人有胎,这个胎不平安、不稳,用这个药来安胎。人要是喝酒喝得太过了,或者吃东西吃得不消化了,这个药都可以给消化了它。

“附子疗虚寒、反胃,壮元阳之力”:附子,这一味药治虚寒的;要是真实的寒,它治不了。反胃,有的时候常常打饱嗝、吐酸水;这一类的病它可以治。这个附子它能增加人元阳这种力量;壮元阳,也就是补肾,令肾不亏。

“白豆蔻治冷泻”:白豆蔻是治冷泻的,也就是寒泻;泻肚就常常到厕所去。

“疗痈止痛于乳香”:生疮痛得很厉害,疗这个痈毒要用乳香;乳香就是止痛的。或者被枪伤了,跌打损伤,都应该用这个乳香止痛。

“红豆蔻止吐酸”:你总常常觉得吐酸水,这红的豆蔻能止住吐酸水,也就是治胃病的。

“消血杀虫于乾漆”:乾漆能消血、杀虫。肚子里头有虫子,可以用这个乾漆,乾漆是杀虫的;但是这个药不能用多了,用多了都会杀人的。

岂不知鹿茸生精血,腰脊、崩漏之均补?虎骨壮筋骨,寒湿、毒风之并祛。檀香定霍乱,而心气之痛愈;鹿角秘精髓,而腰脊之痛除。消肿益血于米醋;下气散寒于紫苏。藊豆助脾;则酒有行药破血之用。麝香开窍;则葱为通中发汗之需。

“岂不知鹿茸生精血,腰脊、崩漏之均补”:岂不知,你岂不应该知道吗?鹿茸,就是鹿刚长出来的犄角;长大了,就叫鹿角了。这个鹿茸,生精生血的;腰痛、背脊痛,或者女人这个崩啊、漏啊,月经不正常,它可以治的,可以令月经正常。

以前讲过,“点滴而下名为漏,突然大下为之崩”。女人这个月信突然间来得很多,不到来的时候它就来了,它叫崩;要是它一滴一滴地来,这叫漏。这个鹿茸会治这个病,均能把它给治好了。

“虎骨壮筋骨,寒湿、毒风之并祛”:虎骨头这味药材,它能强壮人的筋,强壮人的骨。有寒湿、风湿,或者中什么毒,它都可以治的。

“檀香定霍乱,而心气之痛愈”:檀香就是我们烧的这个檀香,它治霍乱病;霍乱就是上吐下泻这种病。心有的时候痛,这个檀香可以治的。

“鹿角秘精髓,而腰脊之痛除”:鹿角就是鹿的犄角。它可以保持人的这个精和骨髓,不随便走;秘,就是令它不那么容易走。你譬如腰痛、脊背痛;吃这个鹿角,腰脊这个痛就会没有了。

“消肿益血于米醋”:若什么地方肿了,用米醋──就是用米造的醋,它能增加血份。

“下气散寒于紫苏”:又能下气,又能散寒,用紫苏这种药材。

“藊豆助脾”:藊豆就是我们吃的那个豆角,那个豆子。它能帮助脾。

“则酒有行药破血之用”:那么这个酒,吃中药的时候加一点酒,来作药的引子,它领着这药到各个经络去;所以说酒可以破这个积聚的血。

“麝香开窍”:麝香是开七窍的。你若哪个地方气不通了,它就可以给你通了。

“则葱为通中发汗之需”:这个葱也是能打通你这个气血,把各处都给通了。它又能发汗,你要是发表的药,一定要用葱来作引子。

这种作药材的鹿茸,不需要杀那个鹿。这个鹿,那个鹿角刚出来,那叫鹿茸;鹿茸那还没有变成犄角,就是那里头完全是血。这个鹿的角,这是已经变成大的角了,这不是一样的。鹿茸就是鹿角刚出来,生到有这么长的时候;那个鹿角,是已经长大了。用这种药材,不是把那个鹿杀了,单单要采它那个角。

修道的人,就是杀不杀鹿,没有必要的时候,也不用这些个东西,免得和这个众生来结怨;那么为了治病,它是一种药材。一般人不单杀鹿、杀马、杀牛;他不用药材,也杀它们。好像打围的、hunting那些个人,hunting这个团体;团体是什么?Community?常常去打鹿,吃那个肉。这要是往戒律上讲,就什么都不可以;但是现在讲这《药性赋》,不是讲戒律,是一般人所用的药材。这个鹿角和鹿茸,这都是大鹿的身上;要是小鹿又不同,又不叫鹿角、鹿茸了,那叫麋茸。那个很小很小的小鹿,那个小犄角叫麋茸,都不同叫法。

还有谁有问题?这个人吃药,是要有病才吃;没有病吃药,就是增加你快一点的死。这个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;所以吃快药的人,那就想快点死。

这个麻黄,它是一种发散的,就是你这个身体里边有一种冷气,或者有寒,Got a cold,就要出一点汗。它是表汗的,叫你出汗;你若不是伤风感冒,你吃这个,吃得身体毛孔都开了,这很容易随时都会有病的。这是对身体完全没有好处的,不可以拿它当茶来喝。就是治病,也不是就单单的哪一种药,有很多种药配到一起才可以的;单用哪一种药,人是受不了的。

尝观五灵脂治崩漏,理血气之刺疼;麒麟竭止血出,疗金疮之伤折。麋茸壮阳以助肾;当归补虚而养血。乌贼骨止带下,且除崩漏、目翳;鹿角胶住血崩,能补虚羸、劳绝。白花蛇治瘫痪,除风痒之癣疹;乌梢蛇疗不仁,去疮疡之风热。

“尝观五灵脂治崩漏,理血气之刺疼”:五灵脂这味药材,它也可以治崩漏,又能以治血气的刺疼。人身上有的时候,它自自然然地就好像被针扎地那么痛,这叫血气之刺痛;五灵脂这味药能治这种病。

“麒麟竭止血出,疗金疮之伤折”:麒麟竭这一味药材,它能止血的。你这要是或者被枪打了,或者被刀伤了──这叫金疮,就是被铁器打伤的──这叫伤折;伤就是受伤了,折就是断了。你若敷上这个麒麟竭,血就不流了。

“麋茸壮阳以助肾”:麋茸,那个小鹿刚生出来不到半年的,这叫糜;茸就是那个小鹿的犄角。前边不讲鹿茸吗?鹿茸是大鹿,糜茸就是那个小鹿鹿崽子。鹿的孩子的犄角叫糜茸。这个东西壮阳,壮人的阳气,能帮助肾,帮助肾经。

“当归补虚而养血”:气血不正常的,不按着轨道去循环的,或者血虚,或者气弱,这个当归是补这种血虚的。又养血脉,令血脉走得很正常。

“乌贼骨止带下,且除崩漏、目翳”:乌贼骨这一味药材,能治带下;带下,就是妇女的一种病症,流血不止,这叫带下。又能治这个崩漏,也能治眼睛的翳子;眼睛有一块白的东西,叫翳子。

“鹿角胶住血崩,能补虚羸、劳绝”:鹿角胶这一味药材,它能治血崩,流血不止,也就是妇女的病。虚羸,就是很虚很瘦的;劳绝,就是五痨七伤。这个痨病它都能治。

“白花蛇治瘫痪,除风痒之癣疹”:这白花蛇是治瘫痪的。它也能治风痒;有一种风病,皮肤非常地痒,常常出癣、出疹,这种的病。

“乌梢蛇疗不仁,疗疮疡之风热”:乌梢蛇是治不仁的这个病的。什么叫不仁呢?就是你这个手,本来你不想动弹的,它自己就这么动弹了,这叫不仁。如果你拿东西你拿不起来,譬如拿着一杯茶,拿也拿不起来,拿也拿不起来,这叫不用。不仁不用,这都是有风湿病的一种表现;要是厉害呢?就会有半身不遂。半身不遂,就是瘫巴萎症;瘫痪了、萎症,这都是由风湿来的。这个乌梢蛇,能治这个不仁不用。又能治这个疮疡,就是生了疮这一类的病;这里头有风、有热,它能治。

图经云:乌药有治冷气之理;禹余粮乃疗崩漏之因。巴豆利痰水,能破积热;独活疗诸风,不论久新。山茱萸治头晕遗精之药;白石英医咳嗽吐脓之人。厚朴温胃而去呕胀,消痰亦验;肉桂行血而疗心痛,止汗如神。

“图经云,乌药有治冷气之理”:图经,就是《本草》;因为它有药草的图案,所以叫图经。云,就说了。在身体里边有冷气,这个乌药可以治,它治这个冷气的。

“禹余粮乃疗崩漏之因”:怎么叫禹余粮呢?这是一种好像土似的东西,但是它可以吃。据说大禹王治水,到深山里头没有东西吃了,打饿七也受不了,也不能打饿七了;那么以后吃这个东西就活了,要不然就会饿死。余粮,就是多余的粮食,没有预备,就是多余的;这是禹王治水,他发现这种药材。它可以治妇女这个崩漏的病。

“巴豆利痰水,能破积热”:巴豆是一种通里的药,它可以泻肚;若有痰,吃着它也能把这个痰消了。肚子里边有一种积热,它能给它通顺出去,能打下去。

“独活疗诸风,不论久新”:独活这一味药,能治一切的风;受风了,有风湿了,很久的它也能治,轻的它也能治,所以说不论久新。

“山茱萸治头晕遗精之药”:人若有头晕目旋这个病,头发晕,天旋地转的,就是肾亏;肾亏就有遗精。遗精,是人或者作梦遗精,或者有这种滑精的病──就是不作梦,它自己就走。修道为什么要坐单呢?坐单就是为怕这个精走。你醒了就打坐参禅,要保持自己这个宝贵的东西。那么有的很愚痴的人,一方面练习坐单,一方面还用手淫;这太颠倒!你既然坐单,就应该没有这种欲念才对;不应该再恣情纵欲,顺这个情欲去做事去,这是没有用的。

这山茱萸,它能治这种病,能治这遗精。这遗精之药是治遗精的。这个遗精,并不是说或者自己不是在梦中或者用手淫,他遗精了,不是的;这是你不知道遗精了,这个精丢了。这是一种病,它可以治。

“白石英医咳嗽吐脓之人”:白石英这种药材是治咳嗽的;咳嗽吐的痰里边有脓,那么它能治这种病。

“厚朴温胃而去呕胀,消痰亦验”:厚朴这味药材能温胃。譬如胃寒,它可以令这个胃不那么寒了;治这个胃寒的病,所以叫厚朴温胃。你常常呕吐,或者胀腹──就是肚子很大,那么膨胀,吃也吃不下东西,也不大便,也不小便,在这儿胀着;这厚朴它可以去呕胀。如果有痰在胸膈这儿,也很应验的。

前几天来那个侯太,在檀香山就生了病。上边不会打饱嗝,这个气也不上来,下边气也不出去;这个气就在肚子里头这么鼓着鼓着,像个鼓似地。在檀香山,她也就不会走路了,我特地叫明仪(音)去给她治病的;她现在病好了,到这儿来了。

“肉桂行血而疗心痛,止汗如神”:有一味药材叫肉桂,有肉桂、桂枝、桂心,也有桂皮,有很多种的。肉桂这味药是行血的,血不太流通,它可以帮助血流通;要是心痛,它也治。要是人常常出汗,这个药它也管,就不出那么多的汗;它能止汗,就有神那么效验。说是这样说,但是这个药材,你用的是它的功用,在功效它是慢慢来的;不是吃了一点病就好了。不是那样的,它要慢慢地才好。

是则鲗鱼有温胃之功;代赭乃镇肝之剂。沉香下气补肾,定霍乱之心痛;橘皮开胃去痰,导壅滞之逆气。

“是则鲗鱼有温胃之功”:这个鲗鱼也是一味药材,它可以温胃。胃,或者是反胃,吃它都会有帮助的。

“代赭乃镇肝之剂”:代赭是代赭石,它是镇肝的;肝气不舒,或者怒气伤肝,它都能令这个肝经镇静。

“沉香下气补肾,定霍乱之心痛”:沉香就能把气向下通,是通气的,它也有补肾的力量。有一种传染病叫霍乱,就是上吐下泻;有霍乱又有心痛,沉香可以管这个病的。

“橘皮开胃去痰,导壅滞之逆气”:橘皮,就是我们吃的橘子皮;橘子皮也是一味很好的药材。橘子皮就那么煲水喝也可以,或者把它用火烧糊了,再研成粉;若有点小毛病,吃了都会好的,这不会太伤。若怕它苦,可以放了一点糖;和糖一起给小孩子吃,他们欢喜吃的。它是开胃去痰的。肚子里气不通,在这儿堵住了,或者吃什么东西不消化,这都可以管的。并且要是有的人睡不着觉,这橘子皮把它烧糊了研成粉,吃一点可以帮助睡觉的。橘皮还导壅滞的逆气;导,就是把它通了它,领着这个逆气顺了。

此六十种药性之热,又当博本草而取治焉。

“此六十种药性之热,又当博本草而取治”:这六十种药,属于热性的;热性是治寒病的。博,就是博取,广博;你若想详细知道,要看《本草》,能用它来治病。

所以,中药你想要用它,一定要知道哪一味药是有什么力量,做什么用的,不可以糊糊涂涂地就把它弄到一起。也不知道药治什么病,就给人吃,这不可以的,这很容易就把人吃死的。你不单治不了病,而且还送了命,连命都搭上了。这是不可以!

第三篇 温性赋(六十种)

温药总括,医家素谙。木香理乎气滞;半夏主于风痰。苍术治目盲,燥脾去湿宜用;萝卜去膨胀,下气治面尤堪。

我念错了,你们要告诉我,因为我这没有本子。我头先讲经有没有讲错,我也是没有本子;有没有错?(弟子答:没有)。我念错了,讲错了,你们随时都要告诉我;我不怕人家告诉我的错;我有错,谁告诉我,我是最欢喜。

“温药总括,医家素谙”:药有寒、热、温、平,现在是讲这个温性。温性,它不太凉也不太热,是温和的;就是它性也不太强,也不太弱。好像我们人,有一种温和的这种气氛,对谁都和得来;那么这种药,也是和其他的药很少相冲突。但是也不能因为它温和就随便滥用,这也不可以。好像这个半夏,就不能和川乌、草乌、何首乌在一起来用;若一起用,就会有问题发生,就有意外想像不到的事情。医家,就是做医生的;素谙,就是都明白。所以说,温药总括起来,一般的医生都会明白。

“木香理乎气滞”:木香这味药材,能治人胸里边的不舒服;气好像停止在那里,那个气不太舒畅,木香就治这个病的。

“半夏主于风痰”:半夏也是一味药材的名字,它是治痰的。你有痰,用一点半夏,但是要用生姜作引子;你要是因风而有的痰,很快就把这个痰治好了。

“苍术治目盲,燥脾去湿宜用”:苍术能治这个目看东西看不清楚。脾要是燥,或者有湿热,都可以用这种药。

“萝卜去膨胀,下气治面尤堪”:萝卜,是我们常常吃的萝卜;这也是一味药材,这是去膨胀的。膨胀,就气不通顺;你觉得胸前这儿不舒服,在这儿胀,很闷的,吃东西不消化。你吃面不消化,这萝卜也能帮着消化,所以说是下气治面很好的一味药材。

况夫钟乳粉补肺气,兼疗肺虚;青盐治腹痛,且滋肾水。山药而腰湿能医;阿胶而痢嗽皆止。赤石脂治精浊而止泄,兼补崩中;阳起石暖子宫以壮阳,更疗阴痿。

“况夫钟乳粉补肺气,兼疗肺虚”:钟乳粉,在山洞里边常常有那种钟乳;那个钟乳磨成粉,它是能补肺气的,肺虚也可以治。因为这个钟乳,就好像山里头,山的肺一样;那个山的肺,它也能治人的肺,所以补肺气,兼疗肺虚。

“青盐治腹痛,且滋肾水”:青盐就是我们吃的这种盐,但是没有研碎了。若有的时候有肚子痛,它可以治;喝一点青盐的水,腹痛就没有了。它也帮助肾,就是补肾,滋补肾水的。但是你也不能吃多了;你这个东西吃多了,它反而伤肾。你不要像当饭吃,说:“啊!听人家说盐治病,拿它来当饭吃!”一吃就完了。所以什么东西你不要太过;用得太过了,过犹不及。

“山药而腰湿能医”:山药能医风湿;腰有风湿它能治。

“阿胶而痢嗽皆止”:有这一种药叫阿胶;你咳嗽或者生痢疾,这阿胶都可以治的。痢疾就是常常要到厕所去,拉的或者有红痢,有白痢,叫痢疾。痢嗽皆止,咳嗽也会止的。

“赤石脂治精浊而止泻,兼补崩中”:人这个精要是太浊了,赤石脂能治精发浊。又能止泻;人常常或者泻肚的毛病,或者遗精的毛病。又治妇人的崩中──就是有血出。

“阳起石暖子宫,以壮阳,更疗阴痿”:阳起石,这种石头它是磨成粉的,它会飞起来好像尘土似地。它是温暖子宫的;子宫若冷,它可以壮阳,壮人这个元气、元阳。有一种阴痿病,就是阴阳不调合,不强壮;它可以治。阴痿,不要讲得太详细了。

诚以紫菀治嗽;防风袪风。苍耳子透脑止涕;威灵仙宣风通气。细辛去头风,止嗽而疗齿痛;艾叶治崩漏,安胎而医痢红。羌活明目驱风,除湿毒肿痛;白芷止崩治肿,疗痔瘘疮痈。

“诚以紫菀治嗽;防风袪风”:紫菀可以治咳嗽。防风这一味药材能去风,你身体里头若有风,它可以去。

“苍耳子透脑止涕”:这个苍耳子,中国叫“苍子”,在药材里头它叫苍耳子。这种东西,它一个子一个子,上面很多刺,所以它透脑止涕;它透脑,能到人的脑里边去。人常常流鼻涕,苍耳子来管这个止流鼻涕的。

“威灵仙宣风通气”:威灵仙这一味药材,能宣风;吃这个药,能把身体里边的风藏着的,它能把它宣通了,通这个气。

“细辛去头风,止嗽而疗齿痛”:细辛,有的头痛或者有头风,它能去的。它也治咳嗽,牙痛它也管的。不过这种药材不能和人参,也不能和藜芦在一起用;若用藜芦、用细辛,就能把人毒死。这在十八反里头是不许可的。

“艾叶治崩漏,安胎而医痢红”:艾叶这一味药材,它能治崩漏,妇女的病。血崩有漏,有带下;“点滴而下名为漏,忽然大下为之崩”,所以艾叶治崩漏,又能安胎。女人怀胎的,胎在肚里头不安;或者有什么病了,这个胎不安全。这个艾叶可以安胎。人要是有痢疾,常常大便去──痢疾有红痢疾,有白痢疾,艾叶能治人这个红的痢疾。

“羌活明目驱风,除湿毒肿痛”:羌活能明目,又能驱风。有的时候,人眼睛淌眼泪,这个羌活也能治的。因为什么淌眼泪?因为有风;它能把风驱除走了,驱除没有了,所以这个眼睛也就好了。并且除湿毒肿痛。湿,是风湿;风湿时间久了,湿在身体里边,就有一种毒质在里边,这叫湿毒;身上有的地方就肿起来了,又痛。

“白芷止崩治肿,疗痔瘘疮痈”:白芷这一味药材,也是能治妇女这个崩漏的病;能治崩、治肿;有一种水肿,它也会治的。

痔疮、痔瘘,在中国有这么一句俗语:“十男九痔”;十个男人,有九个男人就有痔疮的。痔疮就是在大便的肛门那儿,它破了,常常生出好像火疥子似地,一有火气它就痛。这个痔疮为什么会生的呢?多数或者喝酒喝得多了,或者吃补的东西吃得太多了,或者行为不好,也会有这种病。有的不单痔疮,又常常流一种脓;在肛门有一种脓或者血常常流出来,把所穿的裤子都常常会很邋遢的。

这种病,多数人有这种病,这就是在地狱受苦呢!无论有什么病,都是因为有业障发现,才会有病的;若没有业障、没有罪业,不会有病。所以我们人,不论哪一个人有病,都应该生大惭愧心,忏除自己的罪业。你若开眼的人,看见有痔疮这种病的人,多数是在地狱那儿被鬼在肛门那儿钉一个钉子,所以他就常常有这种流脓流血的问题发生。

这是痔瘘这种病。疮,也就生了疮在身上。痈,也就是痈毒;痈毒也就是疮之类的,不过它长得肿起来了,很大的,很高的。这个白芷是能治痔疮的一味药。

这个疮,有的生疮总也不好。以前我在东北的道德会,有个王老善人;这个王老善人从来他也不认字,是个种田的人。他以前总觉得其他人都不好,他在腰上就生了一个疮,生了十二年也治不好。以后他自己知道错了,到外面对着天就生大忏悔,说:“我这个王凤仪啊!以前尽看人家的不对,自己完全错了还不知道!”就生忏悔,对天说自己一切的错过。这么一忏悔,怎么样呢?他生了十二年的疮痨,根本治不好的,即刻就好了。所以人,弥天大罪,一悔便消了;能忏悔,这是最好的一件事。人若真心忏悔,不是那么马马虎虎地。好像看见人家忏悔,我也忏悔;不是真真用那个忏悔的心去忏悔,这是没有用的。真正忏悔,真要痛改前非。

若乃红蓝花通经,破产后恶血之余;刘寄奴散血,疗汤火金疮之苦。减风湿之痛,则茵芋叶;疗折伤之症,则骨碎补。藿香叶辟恶气而定霍乱;草果仁温脾胃而止呕吐。巴戟天治阴疝白浊,补肾尤滋;玄胡索理气痛血凝,调经有助。

“若乃红蓝花通经,破产后恶血之余”:妇女病,有的这个月信到时候它不来了,或者不准确;红蓝花能帮助月信准确,不会有毛病。妇女生小孩以后,有的气血不平均,或者流血过多,或者有多余的血在这个妇人肚里边;那么它能破治产后多余的血,在肚里头给破了。

“刘寄奴散血,疗汤火金疮之苦”:刘寄奴也是一种药材,能治这个汤火,就是烫伤、烧伤,或者被枪打伤了,被刀割伤了,这个刘寄奴是治这种病的。

“减风湿之痛,则茵芋叶”:减,就是减少,不能完全没有了。人到有年纪了,因为年轻的时候不小心,受潮湿或者受风,等到年龄大的时候,这个腰啊、腿啊、脚啊,有的时候常常各处痛,这叫风湿骨痛。这个茵芋叶,就能减少风湿骨痛这种病。

“疗折伤之症,则骨碎补”:要是或者被用枪打了,或者跌倒了把骨头摔碎了,或者胳膊断了、腿断了、肋骨断了、骨头碎了,这叫折伤之症。折,就是断折;伤,就是伤害了。有一味药材叫骨碎补,这骨头碎了,都可以把它补好了。

“藿香叶辟恶气而定霍乱”:藿香叶这一味药材,能把这个恶气辟除了。恶气,或者臭气、腥气,就是不正当的一股气味;它能把这个气味赶走了它。霍乱就是吐泻,得这种病很快就会死的,这是传染病;这一味药也能稳定下来霍乱症。

“草果仁温脾胃而止呕吐”:草果仁这一味药可以温脾胃,令脾胃没有那么寒凉。因为吐有的时候就是胃寒,胃里若不寒,就不吐了;所以这个脾胃不寒了,呕吐也就止了。

“巴戟天治阴疝白浊,补肾尤滋”:巴戟天这一味药,治阴疝,就是小肠疝气之类的,也能治白浊;小便的时候有一种白色的分泌物,这叫白浊。这味药材也能补肾,肾虚它可以补,能滋润肾水。

“玄胡索理气痛血凝,调经有助”:玄胡索能以理气痛,这身上有的地方,有的时候就有一股气,它走到什么地方它就痛;因为有血凝结在身体里边了,这个血不流通了。这玄胡索可以治这种病。这妇女的月经也可以把它调和了。调和了,就是也不会赶前,也不会赶后,也不会天数多,也不会天数少,就是有一定的时间。

尝闻款冬花润肺,去痰嗽以定喘;肉豆蔻温中,止霍乱而助脾。抚芎走经络之痛;何首乌治疮疥之资。姜黄能下气,破恶血之积;防巳宜消肿,去风湿之施。?本除风,主妇人阴痛之用;仙茅益肾,扶元气虚弱之衰。

“尝闻款冬花润肺,去痰嗽以定喘”:款冬花这种药材可以润肺,肺燥、咳嗽,有痰、气喘的病呀,这都可以治的。

“肉豆蔻温中,止霍乱而助脾”:肉豆蔻可以温中,也就是温胃。中气就是胃,胃气。它也可以把霍乱的病止住了。助脾,帮助脾胃不受寒湿;受,就是接受,就是receive。好像你去 camping(露营),在山上过夜,底下若不垫着,你在地面睡觉,那就有湿气到你身体里边;你年轻的时候不知道,到年纪了就受不了了。你在当时觉得没有关系,这很好玩的;等到了年纪,就叫你这也痛、那也痛,那股湿气在里边它就作怪了,有这么个 problem(问题)。年轻人不懂,以为这很好玩的。你去 camping,若有那个 plastic(塑胶)垫在底下,可以;若没有那个,那是不可以的。

“抚芎走经络之痛”:人身上有经、有络、有血脉。这个血流通的血管子,大的叫经,小的叫络;也就好像我们这大地上,有江,有河,有海,也是这个道理。有的时候,这江河都有淤泥把它堵住了,水不流通了;我们人这个身体,也有的时候吃东西有一种很不干净的,把血都染污了。现在这空气染污,我们这身体血染污,它也就不愿意流通;不愿意流通,有的时候这经也痛,络有的时候也痛,它就是想要退休,不愿意做工了。脉里边有血也有股气,所以它常常跳动。这个经络里边不干净了,它就有一种疼痛;这个抚芎,它就可以通经络不洁净的地方。

“何首乌治疮疥之资”:何首乌你们各位都知道。有个姓何的他头发白了,他一吃这个他的头发又黑了,所以叫这何首乌。这种东西,它怎么使头发又黑了呢?它也是调气血的,能把这个气血令它流通。疮,就是生疮了;身上生疮了,这也因为气血不流通,有东西在那儿堵着,让它生疮。疥,就是一种疥癣,身上生这东西它总痒;痒得不得了,要用手去挠它。之资,是治这个病来用的。

“姜黄能下气,破恶血之积”:有一种药叫姜黄,人有气在胸里停着,它可以下气,治这个。这身上要是有恶血,有这种多余的血,或者跌打,在身体里头有一种淤血,就是这血已经坏了,在那儿停止,它能破。

“防巳宜消肿,去风湿之施”:防巳能消肿;身上要是有什么地方有肿痛,这种药能消,又可以去风湿。

“藁本除风,主妇人阴痛之用”:藁陈本也是去风的,人的身体里头有很多多余的风。有的女人,这个子宫或者产门痛,这一味药可以治它。

“仙茅益肾,扶元气虚弱之衰”:仙茅这一味药材,是能帮助这个肾经病的;能扶这个元气──就是那个气的开始。元气要是不够了,不虚弱了,仙茅可以补助它,令它再生出来元气。

乃曰破故纸温肾,补精髓与劳伤;宣木瓜入肝,疗脚气并水肿。杏仁润肺燥,止嗽之剂;茴香治疝气,肾痛之用。诃子生精止渴,兼疗滑泄之痾;秦艽攻风逐水,又除肢节之痛。槟榔豁痰而逐水,杀刺白虫;杜仲益肾而添精,去腰膝重。

“乃曰破故纸温肾,补精髓与劳伤”:破故纸它能温肾,令肾不寒。它又能增加人的精髓,所以说补髓。人或者有肺痨,或者有五痨七伤这种种的病,它都能治。

痨有五种,伤有七种;这都是不容易治的病,是很难治的。好像肺痨病,肺痨病人就一天比一天瘦,总是那么咳咳的,或者吐血,这都是肺痨的关系;总觉得好疲倦,没有精神,里头有肺痨,有肺病。好像女人有一种痨症,就是没有月经了──有的修道修得没有月经了,那不算的。普通好像很年纪轻的,十七岁、十八岁就没有月经了,这就是痨;这种痨也不容易治的,很快会死的。痨病有很多种,痨伤是五痨七伤,这是病的名词。

“宣木瓜入肝,疗脚气并水肿”:有一种药叫宣木瓜,它治人的肝经病的。人若有脚气和水肿,它也治。脚气,就是脚上总生一种东西,很痒的,常常有皮脱落。

“杏仁润肺燥,止嗽之剂”:杏仁是润肺的;肺若燥,吃杏仁是好的,它也可以止咳嗽。

“茴香治疝气,肾痛之用”:茴香是治疝气的,肾痛它也可以治的。

“诃子生精止渴,兼疗滑泄之痾”:诃子这一味药,它能生人的精,又能止渴。人这个渴,多数是肾经有病,所以常常地口渴;所以你精充足了,就不会口渴了。滑,就是梦遗、滑精这种的病。泄,也就是梦遗;晚上作梦有男女这种行为,这精就泄出去了。这一味药能治这个病。

“秦艽攻风逐水,又除肢节之痛”:秦艽这一味药能攻风。身体里边有风,它可以治;有水气,它也可以治。它又可以除手、脚、胳膊、腿这个骨节痛的病,可以除这个病。

“槟榔豁痰而逐水,杀刺白虫”:槟榔也可以治痰,也可以治有水胀、水肿这个病。槟榔又可以杀虫,身体里边有刺白虫,它可以杀,把虫菌给杀死。

“杜仲益肾而添精,去腰膝重”:杜仲也是治人肾经的病,是增加人的精、精气。腰或者膝盖觉得很重的,它可以去这种病。

当知紫石英疗惊悸崩中之疾;橘核仁治腰痛疝气之瘨。金樱子兮涩遗精;紫苏子兮下气涎。淡豆豉发伤寒之表;大小蓟除诸血之鲜。益智安神,治小便之频数;麻仁润肺,利六腑之燥坚。

“当知紫石英疗惊悸崩中之疾”:又应当知道,紫石英这一味药是治惊悸的;惊就是小孩子一见到什么,就惊恐起来了;恐惧也会生一种病。悸,就是心跳,心里常常跳。崩中,也就是妇女的崩。紫石英能治这种病。

“橘核仁治腰痛疝气之瘨”:有一味药叫橘核仁,治人腰痛的,也治疝气。

“金樱子兮涩遗精”:有一味药叫金樱子,这一味药能令人没有梦遗滑精的病;就是梦遗,它都能治。

“紫苏子兮下气涎”:紫苏子这一味药,气有点不通顺了,它会下这个气。

“淡豆豉发伤寒之表”:有一味药叫淡豆豉,它可以发汗;伤寒表面上的寒,它可以治。

“大小蓟除诸血之鲜”:有一味药叫大小蓟,这一味药能治血脉的病;或者吐血它也可以治,或者流血它也可以治。

“益智安神,治小便之频数”:益智是一味药材的名字,可以安人的神。有的人常常要去小便,隔五分钟就要到厕所去一趟。频数,就是频频;数,就是很多的。常常要小便,忍不住;如果稍微一忍,就把裤子也尿了,小便就尿到裤子里。益智这味药可以治这种病。

“麻仁润肺,利六腑之燥坚”:有一味药叫麻仁,它能滋润肺部;五脏六腑乾燥,它都可以治的。你若大便乾燥,这一味药材也可以令你大便容易。

抑又闻补虚弱、排疮脓,莫若黄芪;强腰脚、壮筋骨,无如狗脊。菟丝子补肾以明目;马兰花治疝而有益。

“抑又闻补虚弱、排疮脓,莫若黄芪”:有的时候又听说过。听说什么呢?这个人,虚、软弱,诸虚百损,它可以补的。人生疮,脓还没有成就,黄芪可以叫这个脓变成坏血、变成脓,流出去。黄芪这一味药,对这一种病是最好的。

“强腰脚、壮筋骨,无如狗脊”:强腰脚,就是令腰脚都强壮起来;筋骨有的时候软弱,狗脊能令筋骨也强壮起来,所以说强腰脚。有的人到了年纪,脚很软了,甚至于站都站不住;狗脊这一味药,对人筋骨是能强壮的。

“菟丝子补肾以明目”:有一味药叫菟丝子。这一味药也能补肾,也能令眼睛看东西看得清楚一点。

“马兰花治疝而有益”:马兰花,就是常常在路上有见到的一种植物,叫马兰;马兰这个花治疝气,对小肠疝气之类的有益处。

此五十四种药性之温者也,更宜参图经而默识也。

“此五十四种药性之温者也”:这有五十四味药材,药性是温和的。

“更宜参图经而默识也”:你更应该参考《本草纲目》或者《本草备要》,要把它记清楚了,你才能会用它。

你精若充足了,身体就健康了,就没有什么病;人所以有病的原因,就是精不充足。精不是单单生小孩子的一个用途。人为什么死呢?也就因为精尽才亡;精没有了,所以他就死了。修行人为什么不结婚?也就因为要保持这个精;保持这个精,身体就健康。身体健康,你才能有真正的智慧;有真正的智慧,你才能不颠倒。你不颠倒了,这才是走正当的一个道路;能走正当的一个道路,你才能得到正等正觉。所以这是很要紧的!

但是你也不能过于叫它多──我吃一点药,叫它多一点;多和少还是一样的。修行就要一步一步地,不要想快。一般人听到这也补精、那也补精,就去弄了很多药;这一补,补太多了,它又跑了,跑了还是不够了。所以,对这种情形,要也不多也不少,正好;不要叫它走,不要叫它跑了,这就是对了!

※    ※    ※   ※

现在交通也发达了,甚至世界与世界之间也快有交通了。所以我们宗教与宗教不应该分门别户,大家都应该共同团结起来;不单佛教的本身要团结起来,就是每一个宗教和每一个宗教,都应该互相团结起来,向世界上推行宗教。

宗教是治人的心的,令人心里不犯法;世间的法律是治人身的,令人身不犯法。但是世间的法律是等着人犯法了之后,它去惩罚他,这已经太晚了。那么宗教呢?是治人的心,是防患未然,要令人在心里头根本就不犯法,所以这叫防患未然。在没有犯法的时候就防备它,令人明白这犯法是一个对社会、对人群都有害而无益的。

所以现在推行宗教,必须要宗教本身互相团结起来,这样将来向世界发展宗教,这才会有光明的前途。如果大家不团结起来,各自为政,每一个宗教和每一个宗教都很有一种门户的见解,有一种自私自利的想法;在这个时代是不许可的,也就是不能存在的。

※    ※    ※   ※

第四篇 平性赋(五十四种)

详论药性平和,惟在以硼砂而去积;用龙齿以安魂。青皮快膈,除膨胀且利脾胃;芡实益精,治白浊兼补真元。

“详论药性平和,惟在以硼砂而去积”:详详细细地说一说平和的药性这一类。想消除胸内的积聚,要用硼砂;硼砂,它有一种碱性,所以能令积聚的东西都活动、滑开,它有滑腻的性质。

“用龙齿以安魂”:要是人或者小孩子吓着,魂魄走了不回来,天天就睡觉,旁的什么也不知道,得了常常睡的病;这样就用一点龙齿可以把他魂魄给收回来。龙齿,就是说龙的牙齿。

“青皮快膈,除膨胀且利脾胃”:青皮,就是橘皮在没有黄,青着的时候,把它剥下来,这种叫青皮。这种药材,你要是心里不舒服、不痛快,它可以令你这个胸气通畅,就没有那么闷了。膨胀,是你胸里头发胀,就不消化。为什么消化会好了呢?就因为它能令你这个脾也容易消化,力量也大一点,这个胃也是消化快一点。

脾,在中文又叫镰蹄;镰蹄它打着那个胃。人身里面都是一个机器,这个机器它自由地去做工的。你吃饱了,那个镰蹄大约有一尺多长,它就“乓”,打这个胃一下;胃被一打,胃就往下消化一点,打一下就消化一点,打一下就消化一点。这个叫镰蹄。镰蹄就是脾,脾常常向胃消化做工,这么打的;一打,它就消化一 下。如果脾不work(干活)了,那个胃也不work,胃也就不消化了;没有镰蹄打它,它就不消化了。

人身都是一个天然的机器,用来做什么呢?就在那儿造粪;所以说人又是一个造粪的机器。这个粪可以做什么呢?粪可以做肥料。要是用人的大便去做肥料,那生出的东西特别生得更肥更好。那么美国这个国家,把这个真正的肥料都放到海里去了,这真是太可惜了!这种东西若能制造肥料,比那个鱼粉啊、什么肥料都好;这是有一种天然的肥来帮助农作物生长,这是最好的。

青皮能帮助脾来助消化。帮助脾,就是叫脾不要那么懒惰,令这个脾一时一刻也不懒惰;你就吃东西也会吃多了,消化也快,很快就会消化了。不过我们金山寺不要吃这个青皮;若一吃青皮,你很快就饿了,你吃一餐绝对受不了的,所以不要吃这种青皮的药。

“芡实益精,治白浊兼补真元”:芡实也是一种药材,它能增加人这个精;增加精就会增加气;增加气就会增加神。它能治白浊,这是益精治白浊;它又可以治这个真气之元;气的根本,它可以治的。

原夫木贼草治目翳,崩漏亦医;花蕊石治金疮,血行则却。决明和肝气,治眼之剂;天麻主脾湿,袪风之药。

“原夫木贼草治目翳,崩漏亦医”:原来这木贼草可以治眼睛的翳病,治目翳。妇女的崩漏这种病,它也治。

“花蕊石治金疮,血行则却”:金疮,就是枪打的,或者棍伤,一切的伤筋断骨的病。如果因为金疮而流血不止,花蕊石可以有止血的功用。

“决明和肝气,治眼之剂”:食决明治肝,它是和肝气;肝气不舒,可以治的。眼睛有什么毛病,都属于肝病,它也可以治。

“天麻主脾湿,袪风之药”:脾湿,也就是脾不做工了,湿了,懒惰了。天麻这种药可以祛风、去脾湿。

甘草和诸药而解百毒,盖以性平;石斛平胃气而补肾虚,更医脚弱。

“甘草和诸药而解百毒,盖以性平”:甘草叫阁老,阁老就是个总理;哪一味药它也不反对,不反对这一切的诸药。但是在十八反里头,海藻、巴戟天、甘遂、芫花对甘草反对,因为这几味都是奸臣,不是忠臣。

那么它“调和鼎鼐三公吏,协理阴阳一大臣”,甘草就好像一个最忠诚的宰相一样,所以它调和鼎鼐,把一切的药品它都可以调和。药各有所长,各有所长,就用它的长处;各有所短,就不要它的短处,这叫甘草和诸药而解百毒。它这个药性是很平和的,不会和人打架的。所以调和,应该吃一点甘草;以甘草为食,法喜充满。

“石斛平胃气而补肾虚,更医脚弱”:石斛这一味药材是平胃气。有胃气不舒,或者总觉得胸里头不通顺,吃了又消化不良,这都胃气不平。那么它能平胃气而补肾虚。肾经虚,就是元气不足,它可以补。脚多数是通于肾的;肾经不足,肾气不足,元气不足,这个脚就常常会软。尤其老年人,一走路,脚就软了;走走就要蹲下了,脚就不帮忙了。这个脚就说:“唉呀!我要退休喽!你不要这么样子,还叫我做这么多的工喽!”它就总想要辞职。那么石斛可以医脚弱、脚软──就是走走路脚软了,脚不强壮。

观乎商陆治肿;覆盆益精。琥珀安神而破血;朱砂镇心而有灵。牛膝强足益精,兼疗腰痛;龙骨止汗住湿,更治血崩。甘松理风气而痛止;蒺藜疗风疮而目明。人参润肺宁心,开脾助胃;蒲黄止崩治衄,消瘀调经。

“观乎商陆治肿”:商陆这一味药,可以治肿的;身上哪个地方有胀肿,它都可以治。

“覆盆益精”:覆盆这一味药,它能添精益肾,益精。

“琥珀安神而破血”:琥珀这一味药,它安人的心神的,又能破瘀血。

“朱砂镇心而有灵”:这个朱砂,你心里头有毛病了,它可以镇心的,很有效用。

“牛膝强足益精,兼疗腰痛”:因为牛的膝盖是很强壮的,所以这味药的名字叫牛膝;言其你吃了这个,人的腿会很强壮的;足强壮,腿就强壮。它又能补精,增加这个精血。你若腰痛,吃牛膝这一味药就会治的。

“龙骨止汗住湿,更治血崩”:龙骨能止人出汗,能祛湿,也能治血崩的病。

“甘松理风气而痛止”:甘松这一味药材它治风的,所以有风湿骨痛,它能把这个风祛了,所以痛就没有了。

“蒺藜疗风疮而目明”:蒺藜疗治因风湿而生的疮,令眼睛看得清楚。

“人参润肺宁心,开脾助胃”:人参能润肺,也是安宁这个心,又能开脾助胃。

“蒲黄止崩治衄,消瘀调经”:蒲黄能止住人的血崩,又能治衄血;它能消瘀血,而调妇女的经脉。

我给你们讲这个,都是很简单地讲;要是详细讲,恐怕几年也讲不完。所以我都简简单单地来讲;若详细研究,要自己去再研究。

岂不以南星醒脾,去惊风痰吐之忧;三棱破积,除血块气滞之症。没食主泄泻而神效;皂角治风痰而响应。桑螵蛸疗遗精之泄;鸭头血治水肿之盛。蛤蚧治痨嗽;牛蒡子疏风壅之痰。全蝎主风瘫;酸枣仁治怔忡之症。

“岂不以南星醒脾,去惊风痰吐之忧”:岂不以,这是文章的一个赋体;前边那儿因为说调经有助,现在用这个岂不以接下来讲。岂不是用这个南星来令脾不那么懒惰,做多一点工?醒脾,就好像叫它不要睡觉似地。那个脾要是睡觉,就不work了,不做工了;不做工,就消化不良。所以这南星它醒脾。或者人惊着了,它能去惊。风痰,是胸里边有痰;吐,是呕吐。这一味药能治这个病,令病人没有忧愁。

“三棱破积,除血块气滞之症”:三棱这一味药材是破积聚的,能把这个瘀血,凝结有血块的给破了;气不流通,它也治身体里边气不通顺的病。

“没食主泄泻而神效”:没食这一味药治泄泻,治泻肚是很有效用。

“皂角治风痰而响应”:皂角能治有风有痰,这个病很快就治好了,有响应的力量。

“桑螵蛸疗遗精之泄”:桑螵蛸疗梦遗、滑精这个病。

“鸭头血治水肿之盛”:鸭头血能治水肿这种病。

“蛤蚧治痨嗽”:蛤蚧这一味药,治有痨病而咳嗽的这种病。

“牛蒡子疏风壅之痰”:牛蒡子它能疏通风。有痰,它能把这个风壅疏通了,痰也没有了。

“全蝎主风瘫”:全蝎这一味药治风瘫,有风,不仁不用;瘫,就是不会走路了。

“酸枣仁治怔忡之症”:酸枣仁治人精神不愉快、常常发愣。怔忡,不安的样子;酸枣仁治这种病。

尝闻桑寄生益血安胎,且止腰痛;大腹子去膨下气,亦令胃和。小草、远志,俱有宁心之妙;木通、猪苓,尤为利水之多。莲肉有清心醒脾之用;没药乃治疮散血之科。郁李仁宽肠宣水,去浮肿之疾;茯神宁心益智,除惊悸之痾。白茯苓补虚劳,多在心脾之有眚;赤茯苓破结血,独利水道以无毒。

“尝闻桑寄生益血安胎,且止腰痛”:桑寄生这一味药能补血,令妇女的胎没有什么意外;而且能治人的腰痛。

“大腹子去膨下气,亦令胃和”:大腹子这一味药,能去人这个膨胀、胸气不疏,可以下气。也令人这个胃能消化力增加,不会没有胃口。

“小草、远志,俱有宁心之妙”:小草、远志,这两味药材能令你心平静下来,不烦躁。

“木通、猪苓,尤为利水之多”:木通、猪苓,这两味药能利消水。

“莲肉有清心醒脾之用”:莲子的肉能清心,也能醒脾。

“没药乃治疮散血之科”:没药是治黑红伤一定要用的一味药,它能治疮散血这种病。

“郁李仁宽肠宣水,去浮肿之疾”:郁李仁能把水去了、宣通了;所以浮肿这个病可以治。

“茯神宁心益智,除惊悸之痾”:这个茯神能安宁心脏,增加人的智慧;也可以去惊悸之痾──就是心里恐惧,心悸的病,它可以去。

修道的人,无论哪一个,一定要自利利他,自觉觉他,自度度他;最要紧的,不可以自私,不可以自利,常常要把自己忘了它。不要为我怎么样怎么样,为我这个臭皮囊颠颠倒倒;一举一动都要为利益其他的一切众生,这才是菩萨发心。

“白茯苓补虚劳,多在心脾之有眚”:白茯苓是补虚劳的,心有病,脾上有病,它都可以治的,所以说多在心脾之有眚。

“赤茯苓破结血,独利水道以无毒”:茯苓有白茯苓,有赤茯苓。这个白的就治白的病,赤的就治红的病;所以说破结血,血是红色的。它能利水道,譬如小便有毒,它都可以把这个毒给清了。

因知麦芽有助脾化食之功;小麦有止汗养心之力。白附子去面风之游走;大腹皮治水肿之泛溢。椿根白皮主泻血;桑根白皮主喘息。桃仁破瘀血,兼治腰痛;神曲健脾胃,而进饮食。五加皮坚筋骨以立行;柏子仁养心神而有益。

“因知麦芽有助脾化食之功”:这个麦芽,就是吃的那个面的麦子所生出的芽;它能助脾,帮助脾做工。它又能帮助消化;因为你脾强了,消化也就强了。所以你若想吃多一点饭,就吃多一点麦芽。你今天吃三碗饭,明天就吃四碗,后天就吃五碗,再后天就吃六碗;一天比一天多,吃到一百碗,没有人养得起你。我绝对不收这样的徒弟!你相信不相信?所以要想给我做徒弟,不要吃得那么多!我们这一天只吃一餐。

今天他们给送油饼来,每一个人一定多吃了一块油饼,我很不高兴;为什么?我的徒弟都变成“能吃”了,而不是“能持”。那么麦芽有助脾化食之功,有这个功能。

“小麦有止汗养心之力”:小麦可以止汗,可以养心,有这种力量。

“白附子去面风之游走”:白附子这一味药,去皮肤上,尤其面上,好像有风似地游走的这种病。

“大腹皮治水肿之泛溢”:大腹皮这一味药也治水肿的。肚子很大的,有大肚子病,里边有水;它可以治这个,所以叫大腹皮。

“椿根白皮主泻血”:椿树根的白皮主泻血;大便泻血,这个能治。

“桑根白皮主喘息”:有喘气的毛病,用桑根的白皮可以治。

“桃仁破瘀血,兼治腰痛”:桃仁能破瘀血,又可以治腰痛。

“神曲健脾胃,而进饮食”:神曲健脾胃的,也可以让人吃多东西。

“五加皮坚筋骨以立行”:五加皮,有五加皮酒,喝了就会醉。坚筋骨,它是帮助这个筋骨强壮坚固,走路就健步如飞;尤其你若会打太极拳,更有一点帮助。

“柏子仁养心神而有益”:柏子仁能养心神,对人有益。

抑又闻安息香辟恶,且止心腹之痛;冬瓜仁醒脾,实为饮食之资。僵蚕治诸风之喉闭;百合敛肺痨之嗽萎。赤小豆解热毒,疮肿宜用;枇杷叶下逆气,哕呕可医。连翘排疮脓与肿毒;石南叶利筋骨与毛皮。榖芽养脾;阿魏除邪气而破积。紫河车补血;大枣和药性以开脾。

“抑又闻安息香辟恶,且止心腹之痛”:又听说,安息香能辟恶,又止心和肚腹的痛。

“冬瓜仁醒脾,实为饮食之资”:冬瓜仁是醒脾的,它也是帮助你多吃东西的。

“僵蚕治诸风之喉闭”:僵蚕,就是作茧的蚕,是蚕已经死了。有人有一点风,喉咙不能出声,僵蚕是治这种病的。

“百合敛肺痨之嗽萎”:有一种百合药,它是治肺病的;有肺痨、咳嗽、肺乾、肺乾苦,这种药都能治。

“赤小豆解热毒,疮肿宜用”:赤小豆就是那个红小豆,它可以解热的毒气;若生疮或无名肿毒这种的病,它都可以治。

“枇杷叶下逆气,哕呕可医”:枇杷叶也是治肺病的,对肺病很有功效的。哕,就常常打饱嗝,或者作呕、反胃;枇杷叶都可以治的。

“连翘排疮脓与肿毒”:连翘这味药也是治疮、治肿的;或者疮有脓,它都可以治。

“石南叶利筋骨与毛皮”:石南叶这种药是对筋骨都很有帮助的,这个毛皮有什么地方损伤,它也治。

“榖芽养脾”:榖芽能培养脾。

“阿魏除邪气而破积”:阿魏这一味药能辟邪,什么邪气都怕它。邪气就是邪病,就是有鬼上身或者有什么仙啊,这都叫邪病。阿魏这一味药是辟邪的,有积聚,它也可以治的。

“紫河车补血”:紫河车就是生小孩子那个胎衣。小孩子生出来,在小孩子外边那种胎衣,叫紫河车;这种药材是补血的。

“大枣和药性以开脾”:这个大枣放在药里边,它和一切的药性,又能开脾助胃,令人增进饮食。

然而鳖甲治痨疟,兼破症葭;龟甲坚筋骨,更疗崩疾。乌梅主便血疟痢之用;竹沥治中风声音之失。

“然而鳖甲治痨疟,兼破症葭”:鳖甲治痨病和疟疾病,也破症葭的毛病。

“龟甲坚筋骨,更疗崩疾”:这龟甲是强壮人筋骨,也疗崩漏的疾病。

“乌梅主便血疟, 痢之用”:你大便常常便血,乌梅治这个病的。发疟子,中国的俗话叫打摆子。这个疟疾或者一天一犯,或者说两天一犯、三天一犯;一犯,就发冷得打颤颤。或者有痢疾,它也可以治。

“竹沥治中风声音之失”:竹沥这一味药,也是治中风的。中风或者声音哑了,或者没有声音了,它可以治。

此六十八种平和之药,更益参本草而求其详悉也。

此六十八种平和之药”:这六十八种都是很平和的药性。

“更益参本草而求其详悉”:更应该研究《本草》这一本药书,来更知道详细一点。那个《本草》,每一味药材,它是酸、甘、苦、辣、咸,或者是寒、热、温、平,或者有毒、没有毒,它说得很详细的。所以你要是想知道多一点,应该研究《本草备要》。

《药性赋》这寒、热、温、平四种,已经讲完了。你们愿意知道多一点,要自己去研究,才会知道多一点;你们若听过去不记得了,那是没有什么用。今天把这《药性赋》讲完了!

▲Top

法界佛教总会 . DRBA / BTTS / DRBU




 

返回首页 | IT类考试 | 外语考试 | 考官信息 | 准考证号 | 拼音查询 | 在线考试 | 招生简章| 网站声明 | 隐私安全 | 内部事务 | 佛教典籍 | 新闻资讯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Θ1999-2020 zgksrz,All Rights Reserved 职业资格教育培训服务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:11035096号